疫情會是壓垮北方經濟的最後一根稻草嗎

石家莊危險。危險的不只是石家莊,危險因素也不只有疫情。

1月4日,河北省新增14例確診病例和30例無癥狀感染者。在石家莊市報告的確診病例中,有10例來自石家莊市藁城區增村鎮小果庄村。這個村已經被調整為高風險地區,也是目前國內唯一的高風險地區。

目前全國有1個高風險地區在河北。48個中風險地區,其中7個在北京、3個在河北、32個在遼寧、6個在黑龍江。

中高風險地區清一色全在黃河以北。這是巧合嗎?不像。那麼又是為什麼?是因為北方的管理更滯後,官僚主義、形式主義更嚴重嗎?也未必。

我們平時批評北方的營商環境,是拿東南沿海對比的,但是南方不只有東南還有中南、西南。這些地方的治理水平並不比北方優越,但是疫情沒怎麼找上門來。

溫度才是那個關鍵變數。專家說,寒冷季節適合病毒生存。

但是正因為因果關係如此簡單粗暴,北方經濟的軟肋才暴露得如此徹底,這個問題才如此難解。

寒冷不僅讓疫情防控更難,而且讓北方留住人才更難、吸引人才更難。

幾年前,發改委副秘書長范恆山在一個論壇上說,氣候寒冷是東北人才外流重要因素。很多人表示不屑,甚至開啟嘲諷模式。

范恆山:

東北經濟下行的原因是人才流出嚴重,吸引外來人才不足,高端人才短缺。造成此種現象的重要因素是東北寒冷的氣候環境,不僅南方人不願意去,東北本地人也更願意到南方去工作。

批評他的人說,東北留不住人是因為經濟不好,營商環境不好,轉嫁給氣候是推卸責任。但這是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氣溫當然不是唯一因素,但卻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

我身邊有好幾個朋友,從北方南下之後,都不再能適應北方刺骨的寒冷。雖然「南方沒有暖氣」是一個永恆的梗,但是有過實際生活經驗的人都會承認,南方的冬天更短,更綠,極端寒冷的天氣並沒有多少。沒暖氣這事也可以通過自採暖的方式解決,無外乎多花點錢。

集中供暖從表面上看是北方的優勢,但是它在本質上是一筆負擔。要麼是財政的負擔,要麼是家庭的負擔。

漫長寒冷的冬季又意味著人們的戶外活動時間壓縮,娛樂業、零售業都會受到抑制。

東北有五個月處於冬季,一些行業就相當於用7個月的時間,就跟別人12個月競爭。怎麼比得過?不去海南怎麼辦?

別不承認,寒冷對經濟就是有害的。

經濟學家李稻葵最近說:

基本的規律是我們人類技術進步,衛生條件改進了以後,我們人類是從過去習慣於在寒帶和溫帶生活,會轉向習慣於在熱帶生活。

人類的生活要重新擇居,重新變遷,總體來講是從天氣冷的地方往天氣暖和的地方走,這種時候我們的經濟發展應該順應它的發展。

他說,我們要順應北方弱、南方強這個新的態勢。也就是說,把它當成一個不可逆轉的客觀規律,不要總想著逆天改命。

我是同意這個觀點的。我們不要老想著人定勝天,人,首先要認識規律,順應規律。

那麼就讓北方經濟繼續弱下去,南方經濟繼續強下去。這對北方和北方人都不一定是壞事。

第一,北方人持續南下,到南方找到更好的工作,享受更溫暖的氣候。

第二,留下的北方人人均資源提高,人均收入長期看與南方趨於均衡。

第三,北方人口減少之後,環境的壓力就會得到釋放,華北地下水超采、霧霾等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從經濟效率來講,南水北調不如「北人南調」。

經濟北弱南強的格局,已經到了誰也無法否認的地步。

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說:

現在南北經濟發展不平衡,已經成為一個事實。2019年,長江以北地區在全國經濟中的佔比,已從改革開放之初的47%左右,下降到了35.2%,今年前三季度經濟數據,使北方經濟發展又一次受到了廣泛的關注。

但是還沒有人下定決心,順應這個規律,大規模推動「北人南調」

那麼「疫情會是壓垮北方經濟的最後一根稻草嗎」這個問題,其實應該轉化為:通過疫情這最後一根稻草,我們要不要徹底意識到不給北方經濟施加硬性的增長目標,才是對北方經濟最大的幫助。

至於說,「如果北方經濟不能活躍起來,我國經濟內需釋放的空間就會被大大地壓縮。」這是不成立的,因為消費者是不分南北的,一批北方人去了南方,會釋放更多的消費力。

北方,南方,都是中國。北方人,南方人,都是中國人。

只要讓所有中國人都過得更好了,那麼哪方強、哪方弱有什麼關係呢?

最後,我是一個真心希望北方好的北方人。

繼續閱讀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佈留言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