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遭遇科技巨頭「斬草除根」「株連九族」式封號

2021年1月10日,一個美國人和一個朝鮮人爭論到底誰的國家更有自由。美國人說:「在我的國家,我可以在社交媒體上大罵總統而不必擔心被抓。」「那很了不起,我的朋友。」朝鮮人說,「那你能在社交媒體上支持你們的總統嗎?」

人群衝擊國會山

在1月6日,少數激進的川粉闖入國會後,一方稱其為「暴徒」,一方稱其為「愛國者」,並稱有少數敵對分子「antifa」「黑命貴」混入其中。以下統稱為「人群」。而這天是美國國會認證各州大選結果的日子,由於川普在多州指控拜登舞弊未法院支持,不出意外,在法律上拜登將在這一天被確認當選新一屆美國總統。

當天人群的衝擊中斷了國會對各州選舉的認證,議員們緊急撤離至地堡或離開了國會山,當天造成至少4人死亡,其中一名女性是退休空軍。儘管如此,稍晚時候由彭斯副總統主持認證程序還是確認了拜登的當選。反對者將人群衝擊國會的行為歸咎於「拒不承認大選是公正的」川普,而他成百上千次在社交媒體指責「大選被操縱,被竊取了」。

沒有人比他更懂「政變」的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給出了自己的觀點,他在接受國際文傳電訊社採訪時表示,「衝擊國會明顯是提前計劃好的,是誰計劃的也顯而易見。騷亂並不是主要的問題。乍一看,他們的任務很明確。並非一切都那麼簡單。」

不過,戈爾巴喬夫並沒有說明是誰計劃的。他還表示,隨著時間流逝,人們會弄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他還表示,華盛頓發生的騷亂「給美國作為一個國家的下一步命運提出了疑問」。

「衝擊國會山」是否有預謀的「政變」不得而知,但川粉堅信「antifa」「黑命貴」等拜登支持者混入了其中,他們宣稱以前數次百萬大遊行都是和平的,只有「antifa」「黑命貴」聚集的地方才會出現縱火,哄搶商店的行為。無論如何,事件發生後,川普譴責了暴行,要求支持者「回家」,並透過親信傳達「1月20日將會有有序的交接。」

「封殺」時日無多的現任總統

儘管川普並未直接要求支持者做出過激反應,但反對者還是要求川普負全責,政治反對派要求彈劾川普,FBI按圖索驥追究闖入國會者責任,不少人因此丟了工作,有的還來自子女的舉報,媒體稱川普為「法西斯」「納粹」「獨裁者」,科技巨頭開始對現任總統進行「斬草除根」「株連九族」式封號。

美國主流社交平台Facebook,Instagram,Twitter認為「川普有進一步煽動暴力的可能」,開始說至少封其賬號至1月20日權力交接,後來又追加「刑期」至「永久封號」,除此之外,川普的忠實擁躉弗林將軍和鮑威爾律師等也遭受牽連,就連川普小兒子新註冊的推特賬號也旋即被封殺,川普發聲要求支持者前往新社交平台parel後,亞馬遜公司以「未盡內容審核責任」為由將對parel「斷供」雲服務,蘋果公司、谷歌等則在應用商店下架parel APP。就這樣,擁有8000萬粉絲的川普,因為科技巨頭「預測」他有煽動暴力的進一步可能,就被聯合判處了社交生命「死刑」。

號稱替父找回粉絲的小川普賬號很快被封

在國際輿論場極活躍的,在中國有「叼盤大師」稱號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極進嘲諷之能事,他在評論文章中為川普鳴不平,他寫到言論自由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內容。美國體制的根基正在爭議中晃動。他直言不諱美國所謂「言論自由」也開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美國的言論自由或許在重新定義,或許是它的真實含義在浮上水面,那就是:政治上支持我、與我為伍的聲音應該充分自由;政治上與我對立、價值觀與我南轅北轍的聲音應該受到限制,確保其處於劣勢地位。」

中國網友也在社交媒體嘲諷美國大選的亂象與分裂,用中國式標語的梗或段子來嘲諷川普或拜登,其中網路流傳的標語寫道,「嚴肅選舉紀律打擊破壞選舉行為」「以不正當手段參選或當選的,當選無效!」至於到底是誰「破壞選舉行為」,在川粉和拜粉眼中或許永遠不會有一個統一的答案。

中國網友用中國式標語調侃美國大選

一場未選先輸的大選?

網路上散播著各種舞弊流言,競選集會川普與拜登支持者到會人數的巨大差異,郵寄選票與「拜登曲線」等,都讓川普和川粉深信不疑:拜登竊取了大選。於是川粉已經組織起來了,他們之前在關鍵節點已經舉行了數次號稱百萬人次的遊行力挺川普,但從現在看都難以挑戰由選舉流程,選舉習俗所打造的「歷史慣性」。

遑論說在號稱世界民主燈塔的美國難以挑戰大選結果,就是在實際上由少數人單方坐莊的委內瑞拉,白俄羅斯等國挑戰大選結果也難於上青天,更何況美國還是輪流坐莊,開放社會,不得不讓人疑問:系統性舞弊的空間真的存在嗎?

這像是另一個「堂吉訶德」的故事。川普說,選舉被竊取了,因為存在系統性舞弊。既得利益者拜登,民主黨大佬佩洛西,主流媒體,科技巨頭異口同聲說:根本不存在舞弊。儘管數年前,它們指責俄羅斯干預了美國大選,並發起了對川普的彈劾。

川粉已經組織起來了

對於選舉被竊取的執念,真的只是川普的被害妄想症和川粉的一廂情願嗎?其實,從川普的「失道寡助」,政治手腕的欠缺也不難預料大選的「結果」。

在國際上拒絕撒幣,接連「退群」得罪了西方盟友,大打貿易戰得罪了華爾街和科技巨頭,「美國優先」保守的民族主義政策與奉行「移民國度」的民主黨的路線鬥爭,華盛頓政治精英,「治國處長」從來沒有真正接納川普。

難以說川普的執政目標是否從根本上有利於美國,但從目的與手段來看,川普未免欠缺政治手腕,操之過急,樹敵太多,遭到聯合反制也是意料之中。這一點從16年資助川普的商業巨頭已經在20年銷聲匿跡可以管中窺豹。

所以,川普在資本主義國家要觸動它的統治階級——金融食利階層的利益,是難以上青天的。川粉已經組織起來了,但比川粉更有錢和實力的資本巨鱷,科技巨頭,政治精英也已經組織起來,是惹不得的。更何況,資產階級國家的法律本來體現他們的利益,維護他們的資產階級法權。

所以,在國會認證拜登當選新總統後,科技巨頭急不可耐地向新政府表示效忠,對現任美國總統進行了「斬草除根」「株連九族」式封號,力圖最大化消滅其發聲可能性,至於所謂「言論自由」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內容,畢竟一切解釋權歸新政府和國會以及它們背後的利益集團所有。

奧威爾在1984中寫道,「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今後美國給世界留下的印象,恐怕要多加一句「封號是為了安全,安全就是自由,所以封號等於自由!」

獨立評論/hotpoit(哈珀)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