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警示記錄片《清流毒——雲南在行動》:秦光榮曾利用記者寫內參揭發湖南一高官

很久不看電視了,昨晚20:20分,打開電視看了雲南省紀委監委聯合當地電視台拍的反腐警示記錄片《清流毒——雲南在行動》的第二集。

 

因為秦光榮被認為是雲南官場的最大污染源、第一污染源,也是搞幫派的根子,所以紀錄片主要是圍繞秦光榮展開。第一集,是用手機看的,28分鐘,提綱挈領,羅列了攀附秦光榮的官員、政治掮客、政治騙子等不同個案。具體的個案,則在隨後的三集。所以,昨日專門打開電視看了第二集。

 

第二集出鏡現身說法的五個官員分別是:曾擔任過大理州委宣傳部副部長、雲南省政府駐廣州辦事處巡視員的龍雪飛,曾擔任雲南城投集團董事長的許雷,曾擔任雲南省委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的張朝德,曾擔任峨山縣委書記的姜興林,曾相繼擔任雲南省紀委副書記、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的和正興。

 

紀錄片中披露的信息,有幾個值得關注的點值得我們注意和反思。

 

頻繁調動的官員都來路不正

 

龍雪飛,原名薛飛,出生於湖北監利,但一直以秦光榮的老鄉自居,曾任岳陽製冷設備總廠政治處宣傳幹事、岳陽電子儀器廠辦公室秘書、《農民日報》社駐湖南記者站副站長、深圳商報社記者、大理州委宣傳部副部長、雲南省政府駐廣州辦事處巡視員等職,2018年6月退休。

 

龍雪飛1987年8月參加工作,工作了31年,先後輾轉4個省市,歷經17個崗位,平均21個月就換1個工作崗位。

 

自稱落馬後每天都要哭兩三次、眼睛都哭腫了的龍雪飛說,自己一路走、一路跑、一路要,一直跑到退休。

 

怎麼要?軟硬兼施。可是,秦光榮是高官,可不容易對付。

 

秦光榮曾在懺悔書中說道,「湖南一個記者手裡掌握著我的把柄,為了不得罪他,我多次出面幫他調動提拔。」

 

 

原來啊,秦光榮在長沙任職期間,出於政治目的曾給過龍雪飛一份材料,讓龍雪飛寫內參揭發其他領導幹部。龍雪飛便以此為要挾,向秦光榮要官。2003年6月,龍雪飛得償所願,從深圳調任大理州委宣傳部任副部長。

 

 

這個細節很有意思,有兩個可能:秦光榮在長沙任職揭發其他領導幹部,可能是誣告;舉報屬實,但舉報的是比他級別還高的官員。只有誣告或者是利用龍雪飛舉報比自己級別高的官員,秦光榮才會害怕事情被公開。

 

官方簡歷顯示,1993年—1998年,秦光榮任湖南省委常委、長沙市委書記。那個當年被秦光榮利用《農民日報》內參揭發的領導幹部是誰呢?

 

另一個攀附秦光榮然後不斷騰挪位置的官員,是姜興林。

 

2012年底,姜興林調任昆明市尋甸縣委常委、副縣長;2013年4月起,又先後擔任玉溪市政府副秘書長,市土地儲備中心主任,華寧縣委副書記、縣長,峨山縣委書記等職。7年8個崗位,而且是異地交流。從政府到企業,又從企業到政府,每個崗位任職時間平均不到一年,最短的3個月。

 

不管是龍雪飛的31年輾轉4個省市歷經17個崗位、平均21個月就換1個工作崗位,還是姜興林的7年8個崗位、每個崗位任職平均不到一年、最短的3個月,這種履歷大家是不是很眼熟,是不是與我曾經多次寫過的山東廳官張輝很類似。

 

張輝2002年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在街道和社區工作一年後提拔成了副科,副科幹了11個月,提拔成了正科,正科幹了2年,提拔成了副處,副處幹了11個月,提拔成了正處,正處幹了9個月,提拔成了副廳。大學畢業到副廳,張輝只用了5年7個月,換了8個崗位。

 

說張輝沒有攀附任何人是憑本事人品飆升的,大家信嗎?

 

放棄尊嚴跪舔者動機都不善

 

上面寫到龍雪飛對秦光榮軟硬兼施,但只說了龍雪飛抓住了秦光榮的一個把柄進行要挾,沒有講如何軟。

 

紀錄片披露,為了調到雲南,龍雪飛曾向秦光榮夫婦下跪:當時撲通一聲跪下去,就講「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叔叔阿姨。我無依無靠,無親無故,以後的話就靠你了」。

 

據中紀委辦案人員介紹,秦光榮的妻子黃玉蘭當時嚇了一大跳,說自己多年沒見過黨內的同志、黨員幹部在自己面前撲通一聲就跪下去。

 

給上司和上司的老婆下跪求關照,這種毫無人格尊嚴的舉動,肯定不會是一個正派人能幹出來的。為了攀附秦光榮,龍雪飛不惜下跪哀求。

 

《農民日報》湖南記者站副站長出身的龍雪飛,一直想當傳媒出版集團的一把手。在秦光榮的幫助下,曾擔任雲南出版集團的總編輯,而過去該集團根本沒有總編輯這樣的崗位。

 

龍雪飛說:如果秦光榮讓他當了雲南出版集團的一把手,可能要撈了個幾千萬。

 

很巧,攀附秦光榮的官員張朝德也是如此。

 

張朝德,就是另外一個典型的例子。張朝德,曾任昭通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雲南省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秘書長,雲南省委副秘書長、省委辦公廳主任,雲南省委台灣工作辦公室黨組書記、主任,雲南省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等職。

 

秦光榮有一次生病,張朝德「去給他按摩過腿,捏過一下腳,讓他來緩解一下。」

 

如果張朝德學醫出身,是省衛健委懂業務的副主任,給生病的上級按個腿捏個腳也不值得大驚小怪。看到這個細節的時候,專門去回看一下他的簡歷,根本沒有這樣的履歷,但為了巴結討好秦光榮,一個曾經擔任過地級市政法委書記的廳級官員居然給人按腿捏腳。

 

時任副省長曹建方表示家裡面的保姆換了幾茬,找了幾個都不滿意。張朝德隨即安排自己的表姐去曹建方家裡做保姆。後經曹建方向秦光榮推薦,2012年12月,張朝德得以擔任雲南省委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

 

我可以武斷地說一句:官場上那些不要臉、放棄基本做人尊嚴跪舔上級的,沒有一個良善之輩。喜歡下屬跪舔的官員,也不會是什麼好東西。這兩類人遇到一起,就如瞌睡遇到枕頭,一個跪舔得如痴如醉,一個享受得欲仙欲死。

 

身在官場,如果你還想做個正派人、正常人,一旦發現你的下級喜歡無原則的吹捧你,那十有八九不懷好意想謀求點好處,遠離這種人;如果你發現你的上級喜歡被無原則地吹捧,那也盡量遠離,十有八九還有別的見不得人的癖好,比如史文清那種,每次叫下屬的縣委書記縣長吃飯總不忘囑咐一句:帶上你老婆。

 

褚朝新

2020年1月13日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