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基督教在中國農村蔓延

這兩天野生基督教的話題火了,博主是時候給大家走一波這個話題了,因為博主之前在微博上已經發了上百條相關內容,可以說在這個細分領域小有成就。

1

基督教在中國

咱們先說一個關鍵問題,基督教在中國到底是怎麼區分的?畢竟大家如果對基督教有點接觸,立刻就會被他們幾百個派系給整暈。我先用幾句話給大家解釋下。首先最早的那個叫天主教。天主教是耶穌死後他的弟子搞出來的,類似孔子死後他的學生把他的言行整理成《論語》,他們這個幫派也就誕生了;天主教也一樣嘛,耶穌是組織一號頭目,後邊的挨個排序。多說一句,耶穌到底存不存在現在是存疑的,不是說不存在,而是證據不足。大家可能看到有些紀錄片信誓旦旦說存在,其實那也是採納了某一個學者的觀點。現在普遍認為,耶穌應該是好幾個人的經歷拼在了一起。而且宗教的核心就跟碼農寫代碼似的,互相借鑒互相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抄來抄去也屬於正常,我們一會兒還要說到。天主教最早在羅馬奴隸中流傳。奴隸們很苦了,將來還要悲慘地死去,如果有人告訴他們人世間受的一切苦,都是通往天堂的門票,或者說來世就可以做奴隸主,大家是不是心情能好點?那前者就是天主教,後者就是印度教。所以天主教迅速席捲下層,教會在基層形成了「第二政府」,羅馬政府眼瞅治不了這些人了,於是選擇加入他們,整個羅馬都信教了。後來就是黑暗中世紀。教會無惡不作,什麼「孌童」、「贖罪券」,鬧得沸沸揚揚,教會的名聲也越來越臭。面對這種情況,教會裡最虔誠的那些人說這不行啊,咱們教會已經嚴重偏離了耶穌他老人家的指示,現在成黑社會了,要反思要改正啊。教會二話沒說,把這些最虔誠的人給趕出去了。這下好了,這些人在教會之外成立了「更原教旨」、「更虔信」的一堆宗教,這個過程,就叫「宗教改革」。比如大家說得很多的「福音派」、「清教徒」和「開爾文宗」,就是宗教改革的時候改出來的。天主教往地上一摔,摔稀碎,出來一大堆新宗教。國外把老的那個叫「天主教」,新出來的叫「新教」,或者「反抗宗」,畢竟他們是反抗權威被趕出來的嘛。中國比較奇怪,把老的那個也叫「天主教」,卻把新的叫基督教。比如我們熟知的「清教徒」,就是新教中的一派。這完全是一幫精神病,他們主張「一言一行都按照《聖經》上來」。現在美國很多地區堅決不採用任何避孕設施,堅決反對墮胎,甚至反對現代科技,其實就是清教徒思想的一脈相承,清教徒討厭《聖經》以外的所有東西。甚至「山巔之城」,也是出自聖經,City upon a hill。後來天主教自己也覺得自己太不像樣,這樣下去遲早倒閉,於是自己也做了一部分改良,搞出來了一個叫「耶穌會」的東西。中國以前很多傳教士,康若望,利瑪竇,都是耶穌會的人,來中國之前都學點小技巧,最常見的是看病,少數會造大炮,跟著軍頭混,指望將來能當帝師。當初忽必烈的國師就是藏傳佛教高僧,高僧引導整個蒙元上層都信了藏傳佛教。不過效果一直不太好。從明朝開始,基督教就大規模向中國滲透,但一直是小範圍傳播,晚清比較嚴重,直到蔣委員長,才出現了一些曙光。我們前文說過,蔣其實啥都信,啥都不信。他跟著他媽信過佛教,後來信過曾國藩,再後來一度迷上了納粹,最後為了娶宋美齡假裝信基督,但一開始他準備搞定宋美齡後就把以前的小老婆娶回來,把基督教也戒了。不過西安事變之後他確實真信了基督教,人在逆境中容易向神靈求助嘛,還突破性地研發了「聖經算命」這樣中西合璧的最新卜卦技巧。於是上行下效,整個國府都在研究《聖經》,擔心哪天委座跟大家聊天的時候飈一句聖經大家接不上,而且很多女眷都入了教,因為宋美齡是衛理公會的(這也是個新教派別)。如果蔣委員長一直能在大陸呆著,基督教勢力在中國就會比現在勢力大得多。不過他後來去了台灣,而且是被趕去的,影響力暴跌,台灣人最鄙視的就是他,傳教這事一直搞得不太好。而新中國成立後,宗教勢力一度徹底退出了中國,直到改革開放後。

2

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席捲農村

改革開放後有那麼一些年真是全民迷茫。我在《不知道90年代治安有多差,就不知道現在有多幸福》有講這方面的內容,大家一度失去了「錨位」,不知道生活的方向在哪裡,這時候各種妖怪都出來了。比如那些年一度流行「打雞血」。「打雞血」這麼沙雕的操作,很容易因為太沙雕以至於大家覺得這事不像是真的,其實有那麼幾年,竟然出現過全國打雞血盛況。把小公雞的血抽出來注射到自己體內,頓時神清氣爽(其實就是排異反應,不利於身心健康,不建議大家自行嘗試)。這操作流行於大江南北,並且傳得有鼻子有眼,說是功德林關押著一個戰犯,前軍統中將,蔣委員長的私人營養助理,他傳出來委員長的私人養生小技巧,其中就有打雞血。當然了,這一聽就是扯淡,小說看太多腦子秀逗了,把軍統當東廠了,以為這些特務們平時在老蔣身邊伺候,其實蔣身邊的人隸屬「侍從室」,並沒有軍統的人。後來又流行氣功,氣功這玩意現在還有人玩,不過早就已經過了巔峰。大家記得馬道長的那個玩蛇小夥伴吧?他就是個氣功大佬,前幾年因為跟一堆明星合影突然火了,其實這人發跡非常早,最早起家於上世紀8、90年代,等他在互聯網上被人熟知,已經是退隱江湖的狀態了;如果不出事,大概率可以安享晚年,像一個無冕之王一樣接受政商及娛樂行業大佬的膜拜。在我國大領導的回憶錄中也提到過他,說是他不僅會變蛇,還可以空杯變出酒,每次吃飯都能把大家嚇一跳。還有個絕活是能給人治病(據說某冰冰做他乾女兒,就是因為他給女星的媽成功治好病),不過老王最後也沒治好自己的病,被抓半年後就死了,死得可慘了,七竅流血,各種器官一起衰竭。反正當時群魔亂舞,你只要說你的東西是國外進來的,或者忽悠技能比較專業,總會有人信。這場信仰的盛宴中,真正的大佬姍姍來遲,不過很快也切下了一大塊蛋糕。

3

野生基督教

第一節里已經跟大家解釋了,基督教分為天主教和其他新教。天主教是有嚴格的層級體系的,最上邊的是教宗,下邊是主教,基層的是神父;神父需要認證,認證過才能去傳教,而全世界的天主教,又聽羅馬教廷的,整個體系結構是個大金字塔。但是前期羅馬教廷跟我們關係不大好,因為他們想任命主教,這不搞笑嘛,肯定不能接受,所以天主教在中國一直沒取得官方認證;直到2018年,才取得進展,雙方作出妥協,由我國指定,他們認證。下圖是那一天我發的微博。但是新教就不一樣了,沒啥嚴格體系,誰都可以傳教。大家在大學碰到的那些傳教的,99%都是新教的。他們在改開後迅速進入中國,然後到處攻城略地,我國官方說的四千多萬「基督徒」,基本都是新教的,天主教的非常少。我查到一個數據,現在等級在冊能被官方統計到的新教教徒(我國官方把這些人稱為「基督徒」),高達3800萬;天主教徒只有600萬人。伊斯蘭教徒不到兩千萬。如果你問將來哪個宗教比較猛,毫無疑問是基督教,也就是新教。新教的教徒傳教非常厲害,每個教徒都有傳教的衝動。你們肯定被基督教的人傳過教,卻很少碰上天主教徒,幾乎沒碰上伊斯蘭教傳教徒。不過這不是我們今天的重點。我們今天的重點是「野生基督教」,也就是並不是主流宗教,而是一些人目睹了宗教玩法後,開始明白了,卧槽,也不難啊,是不是我也可以搞個宗教出來,我自己做教主?有些動手能力強的人就開始操辦起來,而且有現成的教程,就在韓國,韓國戰後經歷過一段漫長的迷茫期,老百姓無所適從,畢竟半島處於冷戰最前線嘛,如果「三戰」一開始,從三八線到柏林牆,都是戰場,老百姓活得非常難,充滿焦慮,自然要向宗教求助,所以韓國人成了世界上宗教最狂熱的國家,連總統家族都是狂熱的邪教分子。這些韓國人把基督教的復活和大審判,佛教的來生,伊斯蘭教的天堂,道教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統統結合起來,研發出各種神奇的宗教。這些亂七八糟的宗教在韓國飽和之後,開始向中國東北擴散,在我國農村迅速流竄,不僅如此,不少中國這邊眼神比較好的人很快就學會了,原來當教主這麼容易?各種野生基督教在中國農村遍地發芽,有的是韓國進口的,有的是本土研發的,還有不少是本土教主的徒弟學會後,再發明再創造的結果,比如國產野生基督教里,我們熟知的菩薩和觀音也有了工作,繼續發光發熱。各種宗教在那裡養蠱似的互相競爭,各種野生教父穿梭於全國各地的農村裡。最嚴重的是上世紀90年代,當時中國處於半洪荒狀態,就跟公眾號初期似的,隨便搞個號就有人關注,當時你隨便搞個宗教就有人信。而且當時主要是農村裡活動,相比城市裡的人,農村人生活得更加無聊,更加孤獨,這就是宗教的土壤。如果有人平時對大家噓寒問暖,送點不值錢的小禮物,還組織大家參加群體活動,那很容易把人拉入會。說到這裡,大家可能很納悶,參加集體活動真那麼爽?為啥我討厭我們公司的任何團建?公司團建主要是組織者就沒準備讓你爽,是為了讓你提高點組織性,打起精神給公司繼續搬磚,初心就是歪的,你能爽才有了鬼了。大家回想下跟家人朋友聚在一起嘮嗑的感覺,是不是還不錯?人是集體動物,跟有共鳴的人混在一起,人會本能產生安全感,甚至願意貢獻出自己的腦子,人一聚在一起智商就下降這事也是個共識。反正那些野生宗教的組織者們都進化出了組織這類活動的技巧,沒這類技巧的全部被淘汰掉了。並且把基督的教義改編成了類似河南梆子之類的東西,我從微博上給大家摘抄幾段,你們感受下 ,朗朗上口:天津快板:竹板這麼一打,別的咱不誇,單誇一誇萬能的主啊他是耶和華。聖父和聖靈,聖子是彌賽亞,神聖一體的位格,正好他們仨。話說在拿撒勒,有個姑娘叫瑪利亞,賢良淑德人人誇,那真是女菩薩!河南梆子:約瑟公,你坐下,聽俺說說知心話。約瑟公,咱都坐下,咱們隨便地拉一拉。木匠你成親後,娶的就是瑪利亞。她沒過門就懷孕,知道你心裡有牽掛。孩兒他爹竟是誰,你每天每夜睡不下。這小孩是聖靈造,借著他娘胎到地下。代世人償罪孽,就是以馬內利彌賽亞。反正用一些不咋高明但有效的套路反覆玩、反覆進化,到現在已經爐火純青,野生宗教就跟野火似的席捲我國農村。大家想想,是不是腦子裡立刻浮現出自家人有玩這東西的?這些宗教里,大部分談不上好也談不上壞,事實上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們在忙啥,受誰指揮等等。少量表現還不錯,因為他們倡導積德行善上天堂,竟然把耶穌和我國的五講四美結合起來了,耶穌聽說估計也懵逼。這些教徒成立了基層互助組織,組織內部的信徒們平時互相幫助共渡難關。但是還有不少,比如東方閃電、三贖基督什麼的標準邪教。大家記得山東招遠麥當勞那事吧,幾個壯漢因為要電話號不給,就大喊著「消滅魔鬼」把一個姑娘活活打死,這夥人就是東方閃電的,又叫全能神,公安部認證過的邪教,也是從韓國傳入的。比較有意思的是,這個「全能神」本來發源於韓國,在中國遭到暴擊後,教徒轉入了地下,還有一部分跑韓國去了。去年的疫情當中,全能神教徒在韓國頂風作案繼續集會,成了新冠的傳播熱點,也搞出來不少麻煩——韓國人養蠱把自己咬了。看到這裡大家明白了吧,野生宗教最大的問題其實不是宗教本身,我國憲法是明確允許大家信教的;野生宗教最大的問題是不透明,誰也不知道他們在忙啥,甚至不知道他們的主教是誰,說不定主教就在韓國。這些年我國對邪教打擊得很厲害,邪教整體被壓制在了一個非常低的活躍度上,不過不代表已經不存在了。現在依舊有不少邪教在暗中活動,騙錢騙色,大家還是要提高警惕。而且我國一直沒弄明白野生基督教到底有多少人,國外有智庫說是一個多億,也有說兩億的,真實數據確實沒人知道。宗教的土壤主要是「恐懼、迷茫、絕望」,這個時候人需要外來的精神支持,希望有人告訴他們痛苦終將結束,靈魂將得到救贖。

4

宗教的未來

宗教跟科學有點關聯,但是不是完全關聯。從現在全世界的情況來看,科學的興起確實降低了信教人群比例,這在美國也很明顯。美國那邊學歷越高,信教比例越低;大家熟知的那個清教徒,現在在美國已經快絕種了,畢竟誰要是說自己堅持按照《聖經》要求生活,誰看他都覺得他是個奇葩。根據權威調查數據,歐美的信教比例都大幅雪崩。不僅如此,各國都呈現出發達地區信教比例低,貧窮地區信教比例高的情況。也就是說,宗教這玩意隨著科學的滾滾向前肯定是逐步後退的。不過退到一定程度也就穩定了,只要社會上存在恐懼、迷茫、絕望的人群,宗教就能找到一塊立身之地,這也是為啥大家想想自己周圍信野生基督的人,基本都在農村。說到這裡,這個問題現在已經清楚了。宗教蔓延這事本身不太好管,因為信仰宗教的自由是寫在憲法里的,這一點誰都不能否認。而野生基督教,也沒法一概而論。有些宗教儘管像個中西合璧的「殺馬特」,不過它確實沒做過惡;不僅沒作惡,而且為基層老百姓的生活還提供了一定的便利和互助,這種要是說打擊,也不太合適。多說一句,基層老百姓還有一個問題是無聊,這一點這些年網路覆蓋,手機廉價化,短視頻,直播,以及方便的購物,對基層文化生活影響極大,大量佔據他們時間,拉短他們和城市的距離,宗教勢力做夢都想不到,直播短視頻會跟他們形成競爭。那我們應該提防什麼呢?首先要提防各種邪教,關於邪教。公安部是有具體的認定條例,各個小區宣傳欄就有,大家有空可以去加強學習,這個我就不多說了,基本能形成共識。碰上騙財騙色,聚眾攬財的那種,大家還是要踴躍舉報。其次是那種「教法大於國法」,聽主教的不聽政府的。這種在疫情期間我國比較少見,韓國實在是太多了,這事也不能忍,連韓國這樣遍地邪教,對邪教容忍度直達天際的國家最後也忍無可忍,把主教給抓起來了。最後,大規模宗教化總歸不是一件好事。基層人民的福祉還是要全社會都關心起來,也要關心他們的精神需求,畢竟你不管,宗教勢力就會插手,最後搞出好幾億各種基督徒來,也比較尷尬。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