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德特里克堡基地的新冠病毒

臭名昭著的德特里克堡基地正式官方名稱是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這裡一開始可不是什麼傳染病研究所,而是美國軍方重點扶持的生化武器實驗室。

從1943-1969年這裡一直都在發展美國的生物武器計劃。

在越戰爆發以後,美國民間的反戰力量涌動,關於德特里克堡的許多骯髒勾當逐漸被媒體公諸於世,引發了巨大的輿論風暴,迫於壓力,政府不得不暫停了所謂的「生物武器計劃」,轉而改成傳染病研究所,宣稱自己力於在生物醫藥、外國植物病原菌等方面的研究,目的是造福人類,而不是毀滅人類,當然,還有保護美國民眾在戰爭中不受到生物攻擊。

因為70年代開始,美國的整體戰略思路又有了轉變,畢竟天才的金融資本發現了印鈔生意比直接入侵他國更容易發大財,但你無限制往外派發不值錢的綠票票,當然要配套更多的軟實力嘛。

於是美軍差不多全面的止戈為武,震懾多於直接開砸。

大量被人揭露出來的,坐實犯了反人類罪的「生化武器」研究所都先後關門了,倖存的也都改頭換面,打扮成了所謂的「科研機構」。

在美國這樣一個資本主義國家裡,這些花了大力氣建造的實驗室,研究所,它都是寶貴的資產,隨意廢棄那可萬萬捨不得,繼續投錢搞這些反人類的研究,要是打著國家行為的名號,那到時候被人揪出來,可是要背鍋的,咋辦?

所以說,資本的創意是無窮的,乾脆搞個軍轉民,讓信得過生物技術公司、大葯企們拿去做研究。

現代醫藥變成一門生意以後,你以為醫藥公司到底是希望病變得越來越多好,還是越來越少好呢?

假如人類因為乾淨的生活環境和合理的營養飲食導致健康程度集體好轉,再也不用吃藥了,那麼最慌的是哪個?

當然是醫藥公司啊!

賣棺材的希望多死人,賣葯的希望多病人,僅僅是賣一些成癮的阿片類藥物,引誘人吃藥上癮那是下策小伎倆,真正的高端玩家是要製造一些高端疾病,最好是慢性病,死不了,活著就要天天吃藥,吃藥的人多了,醫藥公司成本降低了,但人家依舊可以拿著專利和相關的壟斷設計,把藥品價格給提高。

這是個吃相太難看的被抓的案例,還有大量的,抱成團漲價的醫藥公司,人家只要慢慢的漲價,別一口氣漲太多,那麼誰能有辦法去阻止呢?國會山的政客們都拿了大量的政治獻金,能對金主說不嗎?

看到沒,每年1月份,大醫藥公司啥都不做,直接漲價,而且商量好了一起漲,外國的葯,就是效果再好,在保護美國人健康的FDA的制止下,一定是沒辦法在美利堅低價銷售的。

所以,對大型醫藥公司來說,一場類似HIV,新冠病毒這樣的,災難性的全球傳染病肆虐,是壞事嗎?

美國頭號內幕交易者,被大夥尊稱為股神的巴菲特,看出來醫藥行業的偉大前景,2020年三季度,大筆增持醫藥股。

很顯然,食物端頂層的掠食者心裡清楚,美利堅開動核動力印鈔機的下半場,老拜登上場,為了收拾民心,一定會加大在醫療體系體系方面的分紅比例,最後這些錢自然會落入醫藥公司的口袋裡,這不是新冠帶來皆大歡喜的結局嗎?

******

尼克松總統上台以後,為了推廣純信用美元,美國對外退出了越戰,對內搞了許多形象工程,其中一項就是按照《日內瓦協定書》的規定,下令停止德特里克堡的生化實驗,並把德特里克堡基地移給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控制。

其實這就是左手倒右手,所謂受CDC監管,請問CDC真的敢去監管嗎?CDC背後又是誰?難道CDC成立的根本目的不是為了醫藥公司更好的賣葯,順便貫徹一下白宮的某些指令?

冷戰時期,美蘇互相派出了大量的間諜,對於離奇出現在世間的HIV病毒,蘇聯人一直堅持說是從美國的德特里克堡秘密生化基地人工合成的。

據說是1978年,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的研究人員利用人體上的T淋巴細胞病毒,與一種綿羊病毒結合,製造了恐怖的艾滋病毒,在人體實驗時導致病毒擴散。

這種說法不僅蘇聯人再說,歐洲的科學家和不少美國本土的研究者都認為HIV溯源都能追查到這個研究所里。

但誰又能把美國怎麼樣呢?只要人家堅持說不,那就只好裝著啥都沒發生過了。

如果我們了解艾滋病的傳播途徑,在看看清教徒們鼓勵的價值觀,就會發現,這簡直是清教徒們按照七宗罪給予的懲罰嘛,艾滋病通過性和血液傳播最多,前者是清教徒痛恨的淫蕩之徒,後者是清教徒痛恨的吸毒者,至於有些倒霉催的,無辜被牽連的無罪之人,那隻能說是上帝的意思了。

在恐嚇了全世界以後,醫藥公司不就拿出了「解藥」嗎?所謂的雞尾酒療法,只需要終身服藥,有可能終身抑制住發病。

所以從醫藥公司的角度看,這個HIV真是搖錢樹,誰要是真的研究出能斷了根的治療方案,那就是業界罪人了。

當然,高盛這樣坦率的實話實說,在專業上是無可挑剔的,但傳到公眾耳朵里,醫藥公司跟金融資本勾搭以後,到底會造出什麼怪胎來,這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從利益的角度去考慮,造出一個能讓人慢性致病又不致命,長期潛伏,隨時發病,需要終身服藥,有像HIV一樣能狡猾的攻擊人類免疫體系的病毒,當時是個資本喜愛的選擇。

美國在全球有200多個生化基地,干各種秘密的勾當,但如今的美國不是當年有領土野心的美國了,美國人更願意通過各種方式賺大錢,把全世界都綁定在美聯儲的印鈔機上,好給自己國內源源不斷的提供享受和特權。

所以從這個角度看,投毒那是當然有可能的,但投毒是為了賣解藥,而不是把世界都毒死,世界都被毒死了,統治階層哪裡去找足夠的工作奴呢?自己擼起袖子幹活?拜託!高貴的手要麼是搞金融的,要麼是搞藝術的,哪裡可能真的跑去做泥腿子做的活。

然而,病毒它沒有腦子但很有個性,你在實驗室里固然是可以按照理論方法去給它制定路線,但一不小心,有可能就會產生相反的效果。

******

2019年8月,著名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被關閉了,官方說法是因為排水問題,導致病毒泄露,經過CDC評估,予以永久關閉。

這不是笑話嗎?

德特里克堡泄露事件隔三差五的發生一次,隨隨便便就能找到一堆報道,最有名的一次就是7989年的埃博拉病毒泄露事件,豆瓣上評分一般的《血疫》就是根據這個真事事件改編而成的。

跟埃博拉的致死性比起來,絕大部分流行病都算不了個啥。

即便如此,德特里克堡也沒有因此而被關閉。

其實我一直都好奇,難道埃博拉病毒真的是自然界里產生的嗎?

當然,像埃博拉這種該死的病毒,一傳染立刻就死翹翹了,對醫藥公司來說,不是搖錢樹,那是災難,你能向死鬼收什麼錢?全世界傳播一遍,人都死翹翹了,那些本來可以長期吃藥的慢性病人也沒有了,賺個鬼的錢。

所以類似於埃博拉這樣的病毒,即便是從德特里克堡里流竄出來,也會很快被消滅掉,然後再喪事喜辦,搞成一個可歌可泣的正面典型來宣傳,非但德特里克堡不會被關掉,反而還會被加大財政撥款,以便發揮效果。

但是,新冠病毒的初衷,那就是醫藥公司們很喜愛的「好病毒」了。

日本現任副首相麻生太郎曾在2020年3月份爆料,他在2月份參加G7財長會議的時候,歐洲人說新冠是只有黃種人才會得的病。

如果不是從生物實驗室里製造出來的病毒,誰有膽子敢拍著胸脯說這個話?

所以在新冠疫情開始爆發以後,G7集體躺平任捶,只是沒想到,這個病毒它自我進化能力太強了,也不顧研究者的指令了,啥人種都給你傳上了,但根據醫學統計數據,在人種大烘爐美國,新冠致死率最高的是華裔,其次是白人,反而黑人死亡率最低,這不很奇怪嗎?

歐洲人後來自己在進行病毒來源比對時候發現,從2019年年初的廢水樣本里,就已經檢測出了新冠病毒。

而只有美國才集齊了新冠病毒的所有初始亞型。

在武漢疫情大爆發以後,美國的醫藥公司像中了邪一樣,突然就宣稱,自己一種新葯瑞德西韋有特效,連躲在大別野里瑟瑟發抖的圓圓女士,都聽說了這個神葯的功效。

這簡直比宣傳雙黃連能根治新冠一樣,極度荒謬不靠譜。

為什麼這麼說呢?一項新葯,按照美利堅FDA人為設置的壁壘路線圖,它就沒有辦法隨隨便便的用在新冠患者身上,除非人家是邊研究病毒,邊製造解藥,配套生產的。

然而,病毒是活的,解藥是死的,病毒活潑的進化幾代以後,就把解藥遠遠的拋在了身後。

這就是今天美利堅疫情大爆發的悲劇之所在:病毒不聽話!

所以早早準備好的解藥和疫苗效果都不佳,罪魁禍首們心懷鬼胎,想方設法去甩鍋。

我們來梳理一下新冠的時間線吧:

2019年以前,神秘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在全世界到處找蝙蝠,想搞點混合了HIV和SARS的新型病毒,主要目的是為了謀財;

  • 2019年初,初代病毒被研發成功,送到全世界的生化基地做進一步的研究,這就是為何歐洲許多污水裡找出了新冠的原因。不排除喪心病狂的研究人員偷偷的搞了點人體試驗,但傳遞迴來的數據顯示,黑人白人都沒有發病,僅僅是個無癥狀感染者;
  • 2019年6月份,不知道是有意的人體試驗還是不經意的泄露,導致美國不明原因的肺炎流行,CDC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把原因歸咎於「電子煙」,但緊接著7月份一群不吸電子煙的養老院老人也患上了不明肺炎,其中兩人死亡;
  • 2019年7月5日,加拿大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夫婦和他們的學生被抓,至今仍無音訊,緊接著7月15日,德特里克堡生物研究所開始被關閉;
  • 2019年8月17日,德特里克堡整個生物基地被強行關閉,官方原因是污水處理系統有問題。呵呵,我信你才有鬼呢,這麼重要的地方,重新修整修一下污水處理體系,很難解決嗎?
  • 2019年9月開始,例行秋季「大流感」開始在美國爆發,死亡2萬多人,請問這些人里到底有多少是新冠患者?CDC到最後都諱莫如深;
  • 2019年10月,紐約舉行了Event 201模擬演習,新型冠狀病毒從蝙蝠到豬再到人,該病毒最終在人與人之間有效傳播,導致嚴重的大流行。其中參與者有FBI前副局長,中國的GAO院士,比爾蓋茨基金會代表;
  • 2019年12月,中國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發現首例新冠患者。軍運會美國代表團住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300米,華南海鮮市場經營各種海外進口生鮮。那麼到底是軍運會代表傳送的病毒,還是進口生鮮傳送的病毒?還是兩者同時傳染的呢?說不清楚,但事情擺明了,這些病毒它來自美國!

無論歐洲還是美國,最後都被卷進了這場新冠疫情里,到現在已經差不多到了群體免疫期,這麼重大的全球衛生問題,世衛卻早早的向全世界預告,零號病人可能永遠也找不到。

為什麼?大伊萬隻要還在那裡,俄羅斯就絕對不可能國家破產,美利堅只要在那裡,零號病人就永遠不會被找到的。

我不相信冠狀病毒的目的是為了讓中國人滅絕,人都死了,對他們有什麼好處?最好是中國人都患病了,要吃藥,長期吃藥,長期打疫苗,並且由於普遍帶病,身體素質下滑,這樣就能老老實實的從事低端製造業,當工作奴來換錢買美國製造的昂貴解藥。

很可惜,病毒不聽話,它太隨心所欲的搞進化,越是如此,越是要殺人滅口,所以邱香果是不太可能讓你們找到,知情者也一個個的被「自殺」,被「心臟病」了。

美國的醫藥公司也急的拍大腿,非但神葯沒有卵用,連疫苗也特么副作用極強。不過美國就是美國,不管葯有沒有用,人家有醫藥話語權,反正好用不好用,你丫都得老老實實的用,疫苗打死了人,解決不了疫苗問題,就解決那些說疫苗壞話的人,這難嗎?

接著就是發財了,發大財了,只可惜沒能按照既定目標,收割中國韭菜。

中國這邊很快控制住了疫情,反而成為全球唯一一個GDP保持增長的主要經濟體。

在治療新冠病毒過程中,我國的醫療工作者發現,不要按照西方的那一套來,去絞盡腦汁去搞什麼解毒藥,最好的解毒藥在人體自身上,用中醫的理論來辯證提供輔助治療,重症率和死亡率一下子都降下來了。

當然,德特里克堡的新冠病毒也不是說對華爾街毫無用處,畢竟沒有這場疫情,美聯儲想要厚著臉皮再多印鈔幾萬億,那是怎麼都說不過去了。華爾街趁機把自己的金融資產價格爆炒了一遍。

2008年,美國人製造了次貸危機,全世界一起買單,華爾街變得更富有了。

2019年,美國人製造了新冠病毒,全世界還是一起買單,華爾街跟醫藥公司一起,變得更富有了。

這可能影響力美國國力,但不能裝進自家口袋的國力,對金融資本來說,也不是什麼好國力。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