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改不掉喝熱開水的毛病源於1952年抗美援朝戰爭美國對我投放生化武器

1952年1月27日夜間,美國大量飛機來到了中國人民志願軍42軍陣地上空並投彈。

但奇怪的是,投下的炸彈都沒有爆炸。

1月28日清晨,42軍375團的戰士李廣福,發現自己的陣地周圍出現了大量的蒼蠅、跳蚤和蜘蛛等昆蟲。

這非常奇怪,因為此時的朝鮮是寒冬時分,冰天雪地,正常來說不可能出現這類昆蟲。隨後,375團在長達6公里的區域內,發現了多處這種異常昆蟲群,最密集的一處達到了每平米600隻,黑乎乎的昆蟲群和周圍的皚皚白雪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從1月29日開始,志願軍其他部隊也發現了類似的情況,第42、12、39軍和志願軍第19兵團部隊駐地相繼發現美軍投擲昆蟲的情況,累計8起。投放的形式是紙包、棉花和樹葉等,內裝跳蚤、蜘蛛、螞蟻,蒼蠅等,還有些甚至是用宣傳單改造而成的細菌彈。然後,美國的飛機開始把細菌彈的投放範圍,擴大到了中國本土。從2月29日到3月21日,美國軍機共侵入東北領空共955架次,遍布70個縣市,其中只有17架次投擲的是炸彈,其餘均為帶菌物體。其中撫順、安東、鳳城、臨江等地區,成為了被攻擊的重災區。這些突然出現的帶菌昆蟲非常詭異,抗寒性極強,蒼蠅甚至可以在零下17度的低溫下產卵。東北本土沒有這麼強的蒼蠅,一看就是人工精心培育後的產物。所有的被發現的昆蟲均已被志願軍捕獲,做成了標本,作為了美軍的罪證。在發現美軍投放不明昆蟲後不久,在中國東北、朝鮮等地,突然大規模出現了各種瘟疫。

鼠疫、天花、炭疽等多種烈性傳染病,同一時間在志願軍的後方大規模爆發,多點多源同時出現。

鼠疫作為全世界公認的一號病,只要出現一例就能把一國政府嚇個半死,因為稍有不慎就可能蔓延傳染,像當年黑死病屠滅歐洲一樣破滅這個國家。而在1952年的志願軍後方,多個縣市同時出現了鼠疫患者,大有席捲燎原之勢。更別提還同步出現了大量的天花、炭疽、霍亂、傷寒等多種烈性傳染病的「零號病人」,還有大量的人因昆蟲叮咬患上了腦膜炎。67軍的軍長李湘,被細菌武器感染,不治身亡,成為了抗美援朝中犧牲的最高級別指揮官。美國哪來的細菌武器?為什麼要使用細菌武器?

731部隊和德特里克堡

1932年,日本在中國東北設立了細菌實驗基地,後稱之為731部隊。在這裡,日軍抓捕大量的中國人充當實驗材料,讓這些中國人感染炭疽、鼠疫、霍亂等瘟疫後,在不同的階段被活體解剖,以觀察細菌對人體器官的影響。為追求最真實的數據,日軍特別要求解剖的時候人體必須是絕對清醒的狀態,以防止對醫學觀察造成影響,其解剖場景慘絕人寰。根據731部隊第一部部長川島清少將的供詞,僅1940年到1945年,就有至少3000多人被用作了人體實驗材料,每年約400~600人。而根據關東軍憲兵司令部第三課長吉房雄的供詞,僅經過他們憲兵隊轉交給731石井部隊的中國人,就至少有5000人。而所有進入731部隊的中國人,沒有一個能活著離開。1945年8月9日,蘇聯進攻關東軍。1945年8月10日,731部隊接到指令,銷毀所有物資,並將剩餘的405名實驗對象全部殺掉。焚燒後,他們的骨灰被倒入了松花江。利用這數千名中國人的性命,731部隊成功獲取了大量的細菌數據,並培育出了耐寒細菌、耐寒昆蟲,以及合適的細菌投放方式。這些耐寒細菌武器最開始的時候是為了蘇聯準備的,只不過後來沒用到。

怎麼讓昆蟲帶菌,怎麼投放帶菌昆蟲最有傳播效率,這些資料珍貴無比,當時的全球只有日本手裡有這些資料。

731部隊潛逃回日本後,隱姓埋名,但還是被美軍給盯上了。1945年東京審判前夕,美軍和石井四郎等20多名731部隊的戰犯達成了交易,石井等人願交出所有細菌武器和人體實驗的資料,換來美國對其罪行的赦免。根據1947年6月20日費爾所寫的《日本細菌戰活動最新資料概要》,美軍共接收了石井提供的8000多個病例切片,以及大量炭疽、鼠疫、傷寒等人體實驗數據報告,美國派出大量生物專家核實了這份資料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隨後,石井四郎等人被送到的美國德特里克營,繼續從事生物戰的研究。在這裡,背負大量中國人血債的石井四郎,被聘為美軍高級顧問。

在石井四郎等人的努力下,德特里克營正式升級為德特里克堡生物化學武器實驗室,成為了美軍第一個,也是最大,級別最高的生化武器實驗室。

1950年初,美軍將石井四郎等人直接納入代號為「J2C406」的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為美軍大量培養、生產傳染病菌和老鼠、蒼蠅、蚊蟲等媒介動物。1950年10月,美國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實驗室成功研製出了炭疽、兔熱病、鼠疫、肉毒桿菌等四種細菌彈。1951年3月,美國衛生研究院院長海斯宣稱:

「微生物的炮彈和炸彈已製造成功,達到了能使用的階段。」

1951年10月,美軍在朝鮮正面戰場遭到了慘敗,聯合國軍被迫「向南進攻」。

為阻斷志願軍後勤,美軍派出大量飛機轟炸志願軍後方運輸線,但效果甚微,成本太大。

怎麼樣才能斷絕志願軍後勤運輸?1952年1月,美國報紙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聲稱細菌和毒氣才是最廉價的武器。如果能投放病原體,在志願軍後方製造一片瘟疫區,那該有多好。於是大量的鼠疫和炭疽零號病人在朝鮮和東北出現了,多點同時爆發。為揭露美國人的滔天罪行,中國邀請多個國際組織來中國東北和朝鮮進行調查,得到的調查結論均是美國軍隊使用了細菌武器。1952年3月,居里夫人的女婿,世界和平理事會主席約里奧·居里公開發表了自己的結論:

「在1月28日至2月17日中旬,美國軍用飛機在朝鮮前線和後方散布鼠疫、霍亂、傷寒以及其他可怕傳染病的細菌,這種駭人聽聞的行動居然發生了。這是繼用原子彈在幾秒鐘之內消滅廣島和長崎的幾十萬人民那種窮凶極惡的罪行之後的又一罪行。」

在世界和平理事會邀請下,由瑞典、法國、英國、義大利、巴西和蘇聯的著名科學家組成的「調查在朝鮮和中國的細菌戰事實國際科學委員會」前往東北和朝鮮。經歷2個多月的調查和論證,在當年8月得出結論:

「朝鮮及中國東北的人民,確已成為細菌武器的攻擊目標」。

1952年5月17日,因投放細菌彈被我軍擊落俘虜的2名美國飛行員,其供詞被新華社公開,證明了細菌武器攻擊的真實性。1952年6月18日,蘇聯在聯合國提出世界各國應簽署條約,禁止研發和使用生物武器。這個禁止研發生物武器的建議,被美國一票否決。因為美軍德特里克堡已經成為了當時全球水平最高的生物武器實驗室,美國不願放棄這個王牌。哪怕全球都在指責美國發動了反人類細菌戰,美國也無所謂,直接否認就行了。就算你有人證物證,多國專家均認可,那又怎樣?

中國的抗疫

對於美軍的細菌攻擊,我們不能把命運寄托在美國人的良心發現上。輿論上的反擊只是博取道義高點而已,對於已經被投放出來的病原體沒有任何作用。要打贏這場細菌戰,還得靠自己。1952年2月19日,中央軍委確認美軍已經發動了細菌戰,並決定立刻將全國現存的所有340萬份鼠疫疫苗、9000磅消毒粉劑和其他防疫用具連夜裝運至朝鮮及東北,並下令國內立即趕製1000萬份鼠疫疫苗。不僅所有志願軍都需要注射疫苗,連疫區周圍的朝鮮普通民眾也需要注射,共有約450萬朝鮮群眾接受了注射。1952年3月1日,志願軍成立了總防疫委員會,在各營、連成立了防疫小組,派出衛生專家進行指導,宣誓打贏細菌戰。動用的手段其實很簡單,總共是三板斧,疫苗、隔離和做衛生。其中撲滅帶毒昆蟲,清理衛生死角,阻斷傳播渠道,是最關鍵的一環。為防止美軍在喪心病狂的情況下擴大細菌戰的範圍,中國全境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愛國衛生運動。修水井、清垃圾、掃廁所,喝開水,這種普通的衛生工作,被拔高到了粉碎美帝陰謀的愛國主義運動。在舊中國呼籲了幾十年的喝開水運動,在短短的幾年裡成為了全國人民的共識,因為這是最便宜效果也最好的衛生手段。數十年之後,開水瓶已經成為了中國大學生的必備之物。喝開水,從一種飲食習慣,變成了護衛國家安全的一種手段。因為美國的細菌戰是以帶菌昆蟲和老鼠為主要投放手段,於是中國就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消滅害蟲運動,後來在1958年進化成了除四害。當時消滅害蟲的口號,不是為了打害蟲而打害蟲,而是:

「打死一隻蒼蠅就是消滅一個美國鬼子」

全國上下共組織了129各防疫大隊,設立了66個檢疫站,對全國過往人員和車輛進行全面消毒,嚴防瘟疫擴散入中國內地。1952年在全國轟轟烈烈開展的愛國衛生運動,新挖水井130多萬個,疏通臭水溝28萬公里,新建廁所492萬個,徹底改變了舊中國的衛生習慣,讓中國人第一次習慣到廁所里大小便。經歷1952年的大抗疫運動,中國人的衛生水平和健康水平大幅提高。在嚴格的隔離和廣泛的衛生活動下,美國飛機在朝鮮和東北製造的多處疫情被撲滅,僅有數百人死與美國製造的瘟疫。這個戰果,和美國最開始期望利用瘟疫在志願軍後方製造大規模疫區的要求相差甚遠,也沒有達到阻斷志願軍後勤的戰略目的。1952年9月,美國軍方負責生物武器的項目的人員向政府報告,他們對細菌武器的威力估計過於樂觀,運用到常規戰爭的計劃並不成功。這一波細菌戰,中國抵禦住了美國的進攻,無論是鼠疫還是炭疽,都沒能毀掉中國。

德特里克堡研究生化武器的能力確實強大,是世界最頂級的水平,但中國不怕。

2019年7月,美國疾控中心突然要求美國軍方立即關閉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面對記者的質詢,疾控中心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公布更多細節。2019年8月23日,美國CDC宣布美國一名患者吸食電子煙後出現嚴重肺部疾病,其肺部出現和非典一模一樣的白肺,並因肺功能嚴重損害而死亡。隨後,出現類似嚴重癥狀的美國患者越來越多,死人也越來越多,美國疾控中心將這種怪病一律解釋為吸食電子煙導致的。

全球吸電子煙的那麼多,唯獨美國吸死人了,肺部還是典型的白肺,和非典及新冠一模一樣。

更離奇的是,前期的絕大多數患者,都在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附近居住。2019年10月18日,軍運會在武漢舉行,美國軍人代表參賽。2019年12月,武漢出現首例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其肺部出現了類似非典的白肺癥狀,肺功能遭遇了嚴重損害。2019年冬季,美國「流感患者」的人數暴增,遠超往年,死亡1.8萬人。武漢把所有肺部感染患者都收治進了醫院,所以一個月醫療系統就癱瘓了。美國把所有肺部感染患者都當成了「流感」,勸其回家喝熱水治療,只收治病重患者,所以醫療系統一直正常運行。在這種喝熱水治療的操作下,哪怕美國又傳染了一年,其醫療系統還是很神奇的沒有崩潰。而代表美國軍方生物武器最高水平,當年由731部隊核心資料組建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價值連城,卻被離奇關閉了一年半之久,至今都沒有恢復運行。

請問,美軍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被緊急關閉至今?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