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達國家的免費教育不免費,誠實守信的白人不誠實

導語:隨著在西方發達國家的深入生活體驗,我發現那些以往公知口中的完美西方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免費教育其實是收費的,所謂的誠實守信也是因人而異的,香甜的空氣突然不香甜了······內容來源:本文由郎言志(liusilang520)原創,作者馬可波郎·劉斯郎。原文標題《馬可波郎遊記(9):發達國家的免費教育不免費,誠實守信的白人不誠實》有些事情,大概是只有親自體驗了,才知道「真相」是什麼樣的,就比如我是來到文明的發達國家之後,才知道原來西方發達國家的街頭能經常踩到狗屎和人的下體排泄物,小偷和劫匪居然被默許成了一門職業並逍遙法外,數據上看似富有的發達國家民眾的生活居然過得緊巴巴的······

對於當今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當代中國人來說,可能從落地的那一刻起,就會感覺這所謂發達之地的空氣根本就不香甜,甚至是有點臭。我其實心裡還是有些倔強的,看夠了這裡的破敗之後,我依舊僥倖地認為這裡是有真正的「高福利」的,就像網路上公知說的那樣:看病、讀書都不要錢,沒有工作了也吃喝不愁,啥都不做也餓不死。我之所以會堅持相信「這裡還有福利是好的」這種說辭,其實是因為看見外面的基礎設施和文明建設太落後了,所以就想著應該是這裡的政府都把錢拿去搞福利了,要不然這老百姓交的稅錢都哪去了呢?這種解釋其實是行得通的,但是事實並沒有這麼簡單,中餐館的華人老闆告訴我,這裡看似高收入的老百姓,其實每個月要將近半的收入用來繳稅,生活中還有各種高昂的輸電稅、服務稅等層層疊加的稅種,所以這裡絕大多數的普通人都是「月光族」,這裡的人很難餓死,但也很難過上富足的日子,而且「免費福利」背後的貓膩挺多的。

因為起初沒有切身體驗過這裡的「免費福利型服務」,所以我本是不解這所謂的「福利里的貓膩」,直到我親自體會了一把這裡的免費教育······(1)我是以國際生的身份來到這裡的,除了不能參加選舉和投票外,我和這裡的普通民眾享有同樣的權利,其中包括被中國公知吹上天的免費高等教育。在我來到這裡之前,移民中介和我說的是:上學不花錢,交幾百歐元的手續費就行了。他們還給我看了這裡頂級的奢華設施,學生公寓里有健身器材、有高端廚房,甚至還有電腦溫控系統,那看起來真的「很發達」。▲網路上營銷號和公知群體常做這樣的「宿舍對比」。在被一頓「猛忽悠」之後,我信了。於是我撕了國內某高校文學系的錄取通知書,揣著大洋彼岸的另一份錄取通知書,就隻身一人漂洋過海了。在我寫的前幾期遊記內容里我已經說了,落地的第一反應就是:哎媽呀,什麼鬼地方?!而接下來發生的一些事,則讓「免費教育」的光影從我腦海中徹底剔除。我記得非常清楚,當時拿著「免費入學通知」的我,收到的入學註冊費和稅費近2000歐(約合人民幣15000多),和移民中介宣傳的三五百歐出入巨大。後來我才知道,免費高等教育是政府負責教職工的工資與一些學校的基礎開銷,其他費用仍要通過高昂的「註冊費」進行創收,這筆費用通常在1000~3500歐不等,是當地人均月收入的1~3倍(此處說明:貧困家庭可申請適當減免,由政府主管單位進行審核報銷,類似於國內的貧困生扶持)。

表面上宣稱是「免費教育」,背地裡卻搖身一變成了「註冊收費」,這著實是嚇了我一跳:都是套路。但這還不算完,緊接著便是書本教材自費,這筆費用並不便宜,一本書基本都是幾十歐,一學期幾門課的教材費就要幾百歐,因此很多當地學生的課本教材都是複印盜版的,正版的太貴買不起,這也使得當地學校周邊的印刷店有了一種特色服務:光天化日之下印刷盜版教材。大概有七八成的學生買不起教材,用的都是這種印刷店印刷的「黑教材」。▲盜版教材一些為筆記,但更多的是盜版自出版的正規書籍。這些盜版教材通常用A4紙列印,並用機器打孔,然後用塑料邊框裝裱。看著這樣的畫面,我突然覺得這高福利國家的「免費教育」不那麼香了,我腦海中反覆飄過兩個問題:收那麼高的稅,錢都去哪了?是誰,讓免費教育制度下的年輕人連一本正規的教材都買不起了?定體問,我陷思。(2)其實比起各種雜費和自費項目,讓我這個在中國被社會主義寵慣了的小年輕更意外的是,在「免費教育」的光環下,這個世人皆知的高福利國家的免費高等教育系統居然不提供住宿,絕大多數學校並不對師生提供住宿服務。但並不是說沒有宿舍,其實也還是有的,但數量非常有限,往往只有學習最好的幾個學生或關係最硬的幾個學生能搶到宿舍,宿舍的供應量和學生的數量比可以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來形容。所以絕大多數普通學生,只能自行在學校周邊租房住。▲一些周邊租房廣告會貼在宣傳欄,租房信息在這裡很受關注,而且通常是「一房難求」。在這裡租房其實並不便宜,一個單人間大概是350~500歐元(2700~4000人民幣),一些熱門的路段和消費高一點的地區,則可以達到600~700歐元(4600~5500人民幣),相對於當地的人均稅後收入只有1600歐左右的實際情況而言,這是高昂的。這裡需要強調的是,這只是一個房間的月租費用,還不包括物業費、垃圾清理費、水電煤等其他費用。這也就意味著,一個學生如果沒有申請到低保,那麼他就要承擔的是高昂的註冊費、住宿費、教材費······在全球輿論面前誇耀的「免費高等教育」,其實是免了個寂寞而那些幸運的、申請到宿舍的人,也未必就真嘗到了這一「免費福利」。事實上,以優異的成績和過硬的關係申請到學生宿舍後,還要額外繳納每年數千歐元的住宿費(不同地區和不同學校有區別,基本在35000~45000人民幣之間),且學校的住宿費很多時候比學校外的房租費用還要高。我當時有幸申請到了這難得的「學生宿舍」。但起初被安排到的是由修道院接管的學生宿舍,每個月350歐元的住宿費,房間就在修道院里,是那種上百年的破破爛爛的屋子(三個插座中兩個沒電,屋裡還經常收不到手機信號的那種),修女每天會來和學生們照面問好。當時我住在裡面,一度懷疑自己是「出家」來了。這和早期的宣傳差異太大了,於是我重新遞交了申請,在和學校管理方几輪交涉後,終於住進了限量款宿舍:宣傳資料中的高級宿舍(國內營銷號經常吹噓的那種國外大學的漂亮宿舍)。

折騰完這一圈我才知道,想要住進這種國內營銷號和公知口中的「高級外國大學宿舍」其實不簡單,因為它可能一共也就幾十個,普通人根本排不上號······(3)名義上的「免費教育」,到頭來居然是這副模樣。大概是被社會主義中國的「不免費教育」給寵壞了,我一時半會兒還真不習慣這裡高級文明的「免費教育」。不過好在,我申請到了宿舍,而且條件還算不錯。我的宿舍是那種極其罕見的新樓,裡面有非常現代化的電梯、溫控系統、網路監控系統、緊急呼救系統,還配備有專門的清潔工每天進行打掃。如果當時我拍一段視頻,配上一些公知腔,肯定會引起國內公知的狂歡:你瞧瞧,發達國家多好,不僅實行免費教育,連學生公寓都這麼高級。

但只要我的鏡頭一轉,外面的世界就是這樣的:

嗯,這個用於宣傳用的宿舍大樓,里外其實就是兩個世界,宿舍樓里是發達的二十一世紀,而外邊,卻是落後的二十世紀,每天進出,就能感覺到世紀的輪換:我到二十一世紀了,我到二十世紀了,我又到二十一世紀了······住進這個「高級宿舍」後,我意外地發現,宿舍的院子就是教堂的後院,而這裡的安全問題,也由教堂的神父們共同監管。也正因為此,一段神父與我之間的「孽緣」便產生了。由於我是那一年最早住到這裡的「非白人面孔」之一,因此教堂里的神父對我特別關照,其中一個叫弗蘭克的老神父見我總是非常和藹,每次從我身邊走過,或者我每次從教堂的院里走過,他總是要和我打上招呼,然後說上些「祝你有美好的一天」之類的話。

和弗蘭克第一次碰面,是在一個艷陽高照的午後,他在教堂的廊道把我拽住了,然後用普度眾生的眼神望著我,遞給了我一本「基督教手冊」,還是中文版的······弗蘭克神父本身就是那種一眼便能看出是挺逗的人,當時我們彼此雖然陌生,但他那一本正經的樣子讓我很想笑,我強忍住笑意聽他把話說完,然後和他坐到了院里的廊沿上,回了他一句:我親愛的神父,你手機響了······▲教堂的院子里。弗蘭克關了手機鈴聲,他似乎並沒有放棄對我的感化,他繼續說:啊,上帝會保佑你的······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鈴聲也響了起來,鈴聲是前一天晚上設置成的《大悲咒》,那聲音在教堂的院里久久瀰漫,弗蘭克也跟著音樂搖起了腦袋。弗蘭克問我這是什麼歌,我告訴他:這是佛教音樂,但我啥也不信······不過,我也算是什麼都信,在我故鄉的城市,那裡有600多種神,需要什麼信什麼,你要能幫我把房租打個折,我就信你·····▲我真的沒騙弗蘭克,我的家鄉真的有幾百種神。弗蘭克老神父似乎被我說懵了:額,這個,那個,不一樣的,你那個房租啊······人不信主會變邪惡的,信了你會變善良,也會有福報的,主是最偉大的······我見弗蘭克一直沒有放棄對我的傳教,就當場掏出手機,搜了一張我們福建人拜神的場面,告訴弗蘭克:看見了沒有,我家裡的神我都認不全,哪有精力認那麼多啊,每年過年拜完觀音拜齊天大聖,拜齊天大聖拜王母娘娘,拜完王母娘娘拜太上老君,拜完太上老君拜土地公,還要拜祖先,你居然讓我再拜一個······弗蘭克被我逗笑了,見感化不了我,老先生只好放我走了。

(4)擺脫了難纏的神父弗蘭克後,我出門去買了一些生活用品和食物。我到的第一家超市是名為「中國商城」的華人百貨超市,賣的都是一些來自中國義烏的小商品,包括碗啊、盆啊什麼的,裡面還有售賣一些義大利本地產的洗潔精和廚房用品。我記得很清楚,那家超市裡幾乎全是偽劣產品,國內幾乎都找不到那種質量的東西了,於是我就只買了一瓶義大利本國產的洗潔精。在收銀台結賬的時候,收銀員是一個女華裔,當時我因為不太確切這當地產的洗潔精的功效如何,於是便問了一句:這洗潔精是那種可以洗水果和蔬菜的嗎?結果,我莫名其妙就被攻擊了,那女人一臉高傲地看著我,說:沒必要問這種問題,義大利是全世界最健康的國家,食品安全世界做得全世界最好,這裡的人都是有信仰的,不會做那些傷天害理、騙人的事的,這裡水龍頭的水都能直接喝,水果拿手擦一擦就能直接吃,所以你不用問那麼多問題,這裡不是中國······

我就習慣性地問了一個問題,也不知道是哪裡惹她不高興了,她就在那念叨半天。但不論怎麼聽,這都像是話裡有話地在羞辱我,於是,我毫不客氣地回懟了回去:就那種多喝幾次就能掉頭髮,變成地中海的水,你還是自己多喝點好了(當地水很硬,必須家裝過濾器或買純凈水喝,否則時間久了會禿頂變成「地中海」髮型)。還有,有信仰的人也不會賣你這種劣質產品,這種垃圾質量在國內都沒人買,你打著「中國商品」的名義在這賣偽劣產品,真好意思談信仰?(後來才知道,她是已經移民的華二代)諷刺的是,就在這華裔女人大談信仰的時候,一個白人老婦因為產品質量問題來「討伐」她了。門外狂風掃過,我最終啥也沒買,揚長而去。自那以後,我再也沒有踏進過那家打著中國名義賣假冒偽劣產品的超市半步。離開那家高談信仰的華裔商超後,我去逛了逛當地的菜市(農民自己的攤位,直銷的那種)。我喜歡吃橙子,於是便在一個攤位前買了些橙子。但奇怪的是,那些橙子很多都是用紙包著,我問老闆為何,老闆告訴我「這是高級橙,每千克貴0.5歐」,然後他從邊上挑了一個打開給我看,確實又大又鮮。隨後,我一口氣買了整整一袋。我這人有個毛病,一買東西,就喜歡買一堆。這大概是在國內養成的習慣,因為不論買多少,在國內要麼外賣會送,要麼自己打個車回家也方便,總之不會折騰人。我當時大概是昏了頭,花了六七十歐元,買了一堆東西,結果,這裡根本就沒有外賣跑腿產業,更打不到計程車······無奈之下,我就左手一大袋,右手一大袋,提著一袋走幾步,往回再提第二代走幾步,踉踉蹌蹌地折騰了半天才終於將買的東西拖回宿舍,大汗淋漓(就有點懷疑人生了,不理解為什麼買菜還這麼折騰)。從街外頭進到宿舍,我是要經過教堂的內院的。當我痛苦地扛著兩袋子食物前行的時候,那難纏的弗蘭克又湊了過來。我正好也疲累得很了,於是便拉著弗蘭克坐在了院里的椅子上:你就別跟我說那麼多了啊,我都快累死了,你的主也沒出來幫我拉一把。弗蘭克顯然是虔誠的信徒,他繼續說:不,主是偉大的,你的這些食物和你現在的幸福生活,都是主賜予的,相信我朋友······在弗蘭克嘮嘮叨叨給我「洗腦」之際,口渴的我從袋子里掏出了兩個橙子,我把其中一個遞給了弗蘭克。結果,打開一看,兩個橙子都是變質且輕微腐爛的。隨後,我把袋子里所有的橙子都拆開看了看,居然全是壞的。我心裡很清楚,肯定是那個小販騙了我。我瞅了瞅這些壞橙子,又瞅了瞅略顯尷尬的弗蘭克,問了他一句:你剛剛說,這是主賜給我的食物?

弗蘭克突然無語了。我從購物袋裡順手掏出了兩根快化了的冰棍,將其中一隻遞給了弗蘭克。弗蘭克環顧了一下四周,見四下里沒啥人,便與我一起在那嗦起了冰棍:嗦,嗦,嗦······那天夜裡,我給宿舍里的白人朋友們做了第一頓中餐,期間還鬧了不少小插曲,有人拿著新聞報道在我的面前談「中國之落後」,我機智地化解了危機。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關注@郎言志,下回我們聊宿舍里發生的那些讓人「智熄」的趣事。

長按下圖關注郎言志: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