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國就「被房奴」,一位海龜的糾結史

 

◎文 | 西飛雁


1

 

曾幾何時,我單純地覺得一家三口有一套房住,就已經很滿足。2005年,我們一家三口在廣州與佛山交界處的廣州一側有了一套房,頓時覺得幸福感洋溢。當時的房價在今天看來近乎「白菜價」,卻也讓家裡拮据了好幾年才緩過來。

 

2011年,遠赴法蘭西,開始了為期四年半的西行生涯。與此同時,國內一線城市房價大漲,身邊已有很多朋友家中靠賣二手房掙了一大筆,此時房價開始被各種吐槽。而當時「傻白甜」的自己,還完全沒想過擁有屬於自己的房產。

 

出國後,很多畢業直接入職的同學立馬成了有房族,而我還是一個很傻很天真的留學生,一心啃著由第二外語——法語編寫的教課書,泡圖書館,盡量不掛科、爭取一次通過。

 

也就在留學過程中,聽父母介紹了他們友人的小孩結婚買房的事情:動輒深圳700萬,北京600萬,上海650萬,他們深圳的那套房子已經漲到1000萬啦……而廣州,基本也得400萬。漸漸地發現買房是新時代的「一座大山」,不可逾越。尤其買房可能是自己幾年後就要面對的問題,結婚幾乎就得有房,得按國內的規矩來走。

 

遠離深圳樓市

 

此外,國內各頻道的相親節目中,一旦男嘉賓有房有車,有一份高收入的工作,留燈概率就要比一個屌絲男高很多。我也就潛移默化地背上壓力,考慮以後如何才買得起房這一嚴肅的問題。

 

2

 

在法國,由於所學專業的原因,班上有一半同學來自歐盟各國,大家相處比較融洽,會聊各種各樣的話題。筆者也當然抓緊問他們歐洲年輕人的生存、生活狀況,以及之後的想法。其中就包括了外國同學對於年輕人買房的看法。

 

一次和一個叫艾莫里的法國朋友吃飯,他女友也在。問及他們畢業後買房的事情,他們毫不猶豫地說買不起,大概要工作10年之後,存好首付,再買。可以先租房,後買。

 

這在西方很普遍,結婚後先租房,再買房。同樣一個德國的朋友,也跟我說她從沒想過買房的事情,說自己還年輕呢,得視之後工作情況及收入而定。沒有意外,所有被我問及的西方朋友,沒有一個打算畢業或工作3年內買房的。

 

同時,筆者順道還會問西方朋友一個問題,父母會不會給他們錢買房。回答可以想像,幾乎都是否定的。有一個法國朋友乾脆直接告訴我,他父母都是前幾年才買的房,哪有錢給他買呢,況且家有三兄妹,不能顧此失彼。

 

最後一個問題是你們想不想有自己的房子,答案都是肯定的。以下都是我歐洲朋友們的回答:有錢的話當然要呀,有自己的房子多好,不用搬來搬去,從小到大跟著爸媽搬了無數次家,麻煩死了。當然有自己的房子好呀,租金都可以抵一部分房貸,省多少錢呀……可見擁有自有房產是人之常情,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漸漸地筆者也形成了一種偏西方的想法:要有自己的房,但不是畢業後馬上有,可以等到35-40歲擁有之,靠自己的努力,攢首付、還房貸;同樣還希望找個通情達理,願意和我一起租房的另一半。

 

3

 

在法蘭西順利畢業、回國日期臨近(2015年底),天真的小海龜也開始日益關注國內各行各業的變化。此時各大城市的房價更是瞬息萬變:上海房東一天漲價40萬、深圳二手房1000萬起價、廣州房價偏低,仍有較大上漲空間……各類一線樓市火爆的消息再次震顫。

 

哪怕三、四線城市急需去庫存,一線城市的房產似乎永遠都是只虧不賺的投資神話。樓市外行的筆者也破天荒地開始關注房價變動,緊跟新樓盤價格,想為投資意識不太強的家裡建言獻策。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搜過一票廣州新樓盤之後,自己行將放棄為家裡購置房產獻計獻策了。某天,偶然之下關注了家住小區的微信號,發現小區有新樓盤發售,與家裡隔河相望,樓盤主推概念也很吸引人,便讓父母關注。

 

更意外的是雷厲風行的父母馬上拍板,定下一套價格誘人的新房,付了首付,價格只有廣州市區價格的1/4。可想而知,新樓盤極短的時間內就被一搶而空。

 

4

 

終於,不善樓市投資的一家三口,有了第二套房。本想著家裡終於可以用這套房做投資了,慶幸為家人投資做了好的建議。可父母說這是給我的婚房了。就這樣,房產寫上了我的名字,我也稀里糊塗「被房奴」了。

 

前幾年想好的自己攢首付買房,有個通情達理的另一半願意一起租房,只實現了後一半。自己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馬上要找工作開始還房貸了,不能再用父母的錢了。

 

5

 

筆者對「房事」糾結心態的演變過程,正是東西方思維在一個人身上交融的表現。

 

租房在西方甚為普遍,西歐國家住房自有率很低(三成左右),所以租房市場發展很完善,很多房東對於老房客不漲租金,住房保險等配套措施一應俱全。尤其在契約社會中,一旦簽了租房合同,很少會產生所謂「不安全感」。

 

而國內很多在一線城市打拚的外地年輕人肯定有如下感受:房東很容易漲租金,所以至少一年搬一次;運氣差點碰到房東想賣房,很可能隨時收回房屋,租客們只得另尋去處。這種不安定感讓多數國人有種「能買房,絕不租房」的心態。

 

西方人追求人格獨立,買房都是自己的事,父母很少會幫子女買。而中國父母的偉大之處,是窮盡自己的一切為兒女考慮,這一代買房的壓力通常會轉嫁到上一代人身上,父母們的最根本宗旨,就是希望兒女過得更好,為兒女的生活減輕負擔。中國父母們萬歲!

 

商品房市場在西方國家早已是一個成熟的市場。除了遇到經濟危機或某炒房團,發達國家的房價鮮有大波動,不常被用作投資品來轉賣,更多用做出租創收。

 

而國內近些年經濟飛速發展,財富飛速累積,加之其它各種經濟政策的影響,導致一線城市的商品房成為只賺不虧的投資標的。這種對於房價只漲不跌的預期,讓年輕人和父母們在跟時間賽跑,馬上給孩子們拿下一套房、越早越賺,也就成了父母們的行動指南。

 

然而,安土重遷的中國人,對於土地和房子的眷戀已經持續數千年,結婚有新房更像例行公事。正如筆者的西方朋友們所說,如果能交房貸,何必白白交租呢?是的,簡單算筆賬,若從25歲起自己存10年首付,那麼35歲買房時才付3成房款。

 

若在父母資助下,25歲付3成首付,十年後或許就還清6成房款了。十年前的這筆首付款更像是家庭內部「融資」,兒女提前向父母透支自己十年的收入,早些擁有自己的房產,而不用苦等10年且白付10年租金。「融資」要還吧?是的,兒女得孝順父母,待他們年老多病時,用醫藥費和自己的陪伴來「還」當年這筆「融資」。這也正是中國人家庭觀念的當代體現。

 

沒錯,不管是主動成「房奴」還是被「房奴」,「房奴」的滋味都不那麼好受,至少不自在。早有人說過不要過早背上債務,這會犧牲自己的青春來償還,之後有好的機會不再敢勇往直前,更別提創業了。

 

年輕人的闖勁和創造力,會被沉重的負債壓得面目全非。沒有了創新動力,有想法不敢實施,無論對自己還是國家的發展,都不是一件好事。畢竟新一代的年輕人,都很怕30歲時看到自己60歲生活的樣子,多半不願意庸庸碌碌過一生,不願意被綁住。

6

 

年輕人到底該不該買房?該命題不會有正確答案,但會一直爭論下去。正如筆者在法國的一位教授說過,這世界上非黑即白的事情很少;馬哲不也教育我們不能一刀切嘛。經濟學家馬光遠說過,年輕人的創造力被過早背上的房貸壓垮了。而國內的家長們則更希望幫助孩子提前擁有房產,少走彎路。

 

希望有自己的房產無可厚非,西方人和東方人在這一點上有著共識。而我們要向西方學習的是無論有無新房,都不應該影響愛情和婚姻,拒絕婚姻物質化。

 

然而,我們也應該肯定中國人的家庭觀念,以及中國父母對子女的關懷。這種家的溫暖在西方家庭中並不那麼普遍。

 

中西文化在買房這一問題上的看法,並無優劣之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年輕人有房或無房,該不該成房奴?大家冷暖自知。

 

 

微信已經開設了置頂功能,快快置頂【智谷趨勢】,把最好的位置,留給最優質的信息。

薦號

 

曼哈頓資本圈

ID:MHTcapital

 

揭開財富帝國最深處的秘密

——「性、謊言、錄像帶」

長按上方二維碼識別關注哦

 

 

 

 

決策者的首席趨勢顧問

「十大最具影響力財經公眾號」

 

覺得我們幹得不錯?

長按並識別下面二維碼讚賞

金額隨意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