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在即,中美展開新一輪博弈

 

 

 

智谷趨勢按:APEC(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周已經到來,在峰會到來之前,中國放出「大招」,正式推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習近平更在日前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上親自部署「一帶一路」戰略,推動中國基礎設施輸出。以基礎設施輸出實施中國的陸權戰略,實際上是中國在全球範圍內拓展戰略縱深的關鍵一招。而美國剛剛結束中期選舉,主張快速推進TPP(跨太平洋合作夥伴關係)的共和黨全面掌控美國國會,美中兩國在亞太多邊貿易體系中的競爭可能將更趨激烈。APEC峰會前後將舉行「習奧會」,而在領導人握手背後的「暗戰」,可能深刻影響國際格局。

安邦諮詢高級研究員 | 賀軍

對於北京APEC會議的東道主中國來說,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正式推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這是中國醞釀已久地展示獨立意志和金融力量的一次國際行動。從定位來看,亞投行將是一個政府間性質的亞洲區域多邊開發機構,重點支持基礎設施建設,促進區域合作與夥伴關係。

2014年10月24日上午,包括中國、印度、新加坡等在內21個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的財長和授權代表簽約,共同決定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該行總部將設在北京,計劃2015年年底前投入運作。根據《籌建亞投行備忘錄》,亞投行的法定資本為1000億美元,初始認繳資本目標為500億美元左右,實繳資本為認繳資本的20%。

正式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的國家包括孟加拉國、汶萊、柬埔寨、中國、印度、哈薩克、科威特、寮國、馬來西亞、蒙古國、緬甸、尼泊爾、阿曼、巴基斯坦、菲律賓、卡達、新加坡、斯里蘭卡、泰國、烏茲別克和越南。

在我們看來,評價亞投行的成立不僅要看參加者,還要看未參加者。引人注目的是,日本、澳大利亞、韓國和印尼沒有出席在北京舉行的簽約儀式。從信息看,這四個國家未參與的原因各有不同,日本是因為中日關係惡化而未受到邀請。澳大利亞財政部部長喬•霍基的發言人表示,澳大利亞尚未就是否加入亞投行作出最終決定。韓國企劃財政部長官早些時候表示,首爾願意在某些條件下加入亞投行,包括該行應承諾在資助項目對環境的衝擊等問題上遵守國際標準。印尼作為東南亞第一大國是唯一一個未參與發起亞投行的東盟國家。除了日本是因為特殊的政治原因外,其他三個國家都與中國有密切的經濟與外交關係,因此它們的不參與似乎並不合理,尤其是對中國經濟依賴甚大而且兩國外交關係也還不錯的韓國,似乎別有隱情。

實際上,三個國家未參與發起亞投行有一個共同的原因—美國。美國一直反對澳大利亞、韓國等盟友參與該計劃,認為這是意圖削弱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的影響力—這兩個金融機構分別由美國和日本佔主導地位。美國國務卿克里10月20日在雅加達參加印尼新總統就職儀式時,對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直截了當地表達了美國對成立亞投行的保留意見。而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對亞投行的融資標準和返還計劃也明確表示出懷疑,他說:「(亞投行)有清晰的透明度嗎?」此外,由於中國的出資比例大約佔50%,麻生也質疑其他國家能否擁有發言權。

很明顯,亞投行的成立觸動了美國和日本的神經,激起兩國激烈的政治行動,並在亞洲國家中進行了範圍和力度都不小的政治博弈。雖然美國此前對亞投行的批評集中在「模糊不清的性質」和缺乏「透明度」,但根本原因則在於,中國此舉被視為在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秩序,以及日本以亞洲開發銀行為平台的亞洲金融格局,因此美日兩國對該構想抱有強烈的戒心。亞洲開發銀行總裁中尾武彥以至直言不諱:不歡迎成立一家目的基本相同、由中國倡議成立的另一家區域性銀行。

在美國主導的「重返亞洲」戰略框架下,中國採取的任何建設獨立平台(經濟、金融、外交)的舉動,都會被視為對美國戰略的潛在威脅。但對於中國而言,建設由中國主導的獨立平台的策略,正是對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應對和回擊。在兩國還缺乏戰略信任的時候,兩國基於自身利益所做出的「合理」舉措,都會被對方視為潛在威脅和挑戰。其實,這種戰略上的互疑關係,主導了中美兩國從經濟到外交再到軍事的一系列關係和政策行動。

從新一屆中國領導人上任後的行動來看,他們希望在國際上更多地發出中國獨立的聲音,創造出獨立的平台,向世界更多展示中國的影響力。中國在國際上的策略調整和行動,也更多是圍繞這些「大招」來進行的。就此而言,亞投行所引發的博弈不是結束,而是中國與美國一個新博弈周期的開始。

本文來源:安邦諮詢公司(anbound)

文章觀點不代表本賬號立場。


 

「如果你覺得我們幹得不錯,

可以給我們的支付寶轉賬,以示鼓勵。

智谷趨勢支付寶賬號:

zgtrend@zgtrend.com」

 

 

請點左下角「閱讀原文」註冊會員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