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女童遭父母虐打至麻木,有的人就不配做父母

 

昨天,有網友爆出一段家庭攝像頭拍到的視頻,視頻中的年輕媽媽對身穿校服的女孩多次暴打。

 

但更令人震驚的是,那個女孩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不哭不鬧毫無反應,甚至連躲閃都沒有。她不是殘疾或者智力有問題,而是對虐待已經習慣了......

 

視頻里,女孩好好地在寫作業,媽媽莫名其妙衝過來,掐著女孩的脖子重摔在地上。

 

 

女孩一聲不發地望了一眼媽媽,從地上默默爬起,不哭不鬧重新坐回桌邊。

 

令人沒想到的是,媽媽沒走。她只是去拿掃帚了......

然後像發瘋一樣猛抽女孩。

 

 

 

整個3分鐘視頻,無數畫面,小女孩從沒躲開或者哭鬧過。

 

 

甚至連年幼的親弟弟也學會打她了。

 

 

 

 

有人問,這家爸爸呢?女的是後媽嗎?

接著視頻里爸爸就出場了,打起女兒來也是毫不手軟。

 

 

 

他狠狠地掌摑、拿掃帚抽打,彷彿女兒是個不知道疼的玩具一樣。

 

一個瘦弱的小女孩,成了全家的出氣筒,被暴打至麻木,連反抗和哭泣都不會了。她已經對苦難習以為常,可她還這麼小,絕望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啊。

 

到現在,我沒有在微信看到自媒體的發聲,甚至在微博上發現有很多給父母「洗白」的人,他們說除了每兩天就要挨打之外,這個女孩應該也是被父母好好養大的吧。言下之意,被打到麻木不算什麼,根本輪不到外人操心。

 

 

我是很心痛地寫下這篇文章的,這個女孩的事絕不是「輪不到外人操心」,在扭曲的家庭環境中,要麼她永遠被毀了,要麼她以後會成長成和父母一樣的人,惡性循環。

那寫文章讓更多人知道有什麼用?

只有輿論關心公共事件,才有拯救孩子的可能,也才有普法和教育的機會。

01 習得性無助

 

這個女孩為什麼被打還沒有反應,有兩種可能:第一種,在心理學上叫做習得性無助。

 

心理學家將習得性無助定義為:在反覆經歷了不受自己掌控的負面刺激後,人們後天習得了一系列無助的感受、想法和行為。

 

舉個例子,一隻老虎從小就被關在帶電的籠子里,只要它試圖逃脫,就會被電擊,因為一次次受傷,小老虎終於死心了。從此以後,你即使打開籠子,這隻已經長成「森林之王」體格的老虎,也不會逃跑了。

所以,只要挫折夠狠夠持久,你再猛、再意志力強大,都會最終死心和絕望,更別提是個小女孩了。

習得性無助會改變人的思維方式,不僅會讓人消極,還會讓人自卑。因為這種情況下,人的自尊已經退縮到牆角了,不管這件事是誰的錯,她都會首先認為,不管我做什麼結果都不可能改變了;然後她會覺得:都是我不好,我的力量太渺小,我就是這麼弱小的人。

這種日復一日的暴力,和楊永信的「電擊療法」別無二致,都是通過極端的恐嚇和傷害,來讓人屈服,變成聽話的小動物。但楊永信至少還是有規矩的,規定了做錯什麼事才會被電擊,這個家庭更可怕,女孩根本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被打,爸媽心情不好就會拿她當「出氣筒」。明明是自己的親爹親媽,卻毫無目的地把自己往死里打......

02 救救孩子

那有沒有可能這個女孩的心理沒出問題呢?

其實還有一種可能,叫「唾面自乾」。

這個成語,是武則天的丞相婁師德教育他弟弟時說的話。他的弟弟當時被朝廷派去守代州,丞相就教導他的弟弟遇事要忍耐。弟弟說:「有人把痰吐在我臉上,我自己把它擦乾就是了。」這已經夠能忍了吧?

結果婁師德說:「還不行,你自己把它弄乾凈,是想躲避別人的怒氣,應該讓它自己幹了。」才算能忍耐。

這就是在強權下想要保命的智慧,非常反人性。這是為上位者設身處地到極致了,因為人家往你臉上吐痰,是心裡有怒氣,為了讓對方把氣撒乾淨,你就要把痰接著,不然你擦掉了不是把怒氣給堵回去了嗎?

如果是武則天像視頻里這麼打婁師德,估計他也是當什麼都沒發生的反應。但是,一個年幼的小姑娘,難道也是想到了求生智慧,才毫無反應的嗎?

 

如果她心理正常,只是權衡了辯解、認錯、反抗,和毫無反應的結果之後選擇了最有利的,那這個孩子可是個神童啊,更加不應該被這種家庭環境給耽誤了!

分析到這裡,有99%的可能,這個孩子心理已經出了問題,她身心俱損,急需保護和救助。

但是在這方面,能保護她的力量又太弱了。未成年保護法沒能好好保護這些無辜的孩子,相反成了寬恕未成年罪犯的理由。即使孩子已經被傷害了不知道多少次,實際能做的,也僅僅只是民警對父母科普教育,定期家訪。

以前有個孩子的頭被親爹打破了,鮮血直流,鄰居看到報警了。但這個父親被拘留五天後就釋放,而且繼續打孩子。

《未成年人保護法》中,對虐待兒童的處罰是勸誡、制止、行政處罰;《治安管理處罰法》中,對父母虐童的處罰也僅僅是五日以下的拘留或者警告;《刑法》中的虐待罪是自訴案件,也就是說,只有孩子主動去起訴父母,法庭才受理;沒想到,在預防和制止監護人虐童的方面,可以用到的手段幾乎是一片空白......

 

國家和社會是孩子最終的監護人,至少也是保護人,我們本應責無旁貸,卻最終置若罔聞。

在美國很多州,鄰居如果發現你虐童但他沒有報警,他同樣有責任,會受到處罰。如果虐童情節嚴重,家長甚至會被取消監護人的權利,並且被終身禁止接近這個孩子。

而直到現在,我們的態度還是:這是人家的家事。

已經快2019年了,我們是時候明確:虐童和一般家庭懲罰性地打兩下手心或者屁股不一樣,它就是一種殘忍地讓未成年人身心受損的暴行。無論懲罰目前是怎麼制定的,這都是違法行為。

有一些人,他們真的不配做父母。如果社會的公序良俗不去教那些人怎麼當父母,法律也沒有剝奪他們當父母的權利,最後的結果就是:一個個「習得性無助」的女孩,長大後變成了她的媽媽。

 

 

請隨手轉發或點擊「好看」

讓更多人關心虐童事件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每日怡見

每天送你新知識~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