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爾費墨:可怕,全民打砸燒!法國,你到底怎麼了?

給布老師打 call

對碳排放的戰爭,其目的很明確,就是要否定人類的工業文明,否定人類的發展,想讓人類回歸到茹毛飲血的石器時代。

法國人的所得稅率非常高。徵收也比較嚴格。這就導致了一個問題:那些本來可以多賺錢,獲取更高收入的人,他們不願意去賺錢了。

加上人口危機以及由此帶來的移民危機,濫發貨幣引發的金融危機,歐洲近期的未來將會是一團亂麻。

最近,發生在法國的「黃馬甲」運動大有愈演愈烈之勢,街頭暴力日漸加劇,以至於這個周六埃菲爾鐵塔都不得不宣布關閉。

說來也好笑,引發這次大規模打砸燒運動的由頭竟是「五毛錢」,觸怒民眾的直接原因是法國政府要加征燃油稅,宣布從2019年1月1日起,每升柴油漲價6.5歐分(約合0.5元人民幣)。

法國總統馬克龍發推特斥責「黃馬甲」運動

在我看來,每一個社會現象的背後,都有其深刻的制度根源,而每一個制度的背後,都有著更加深層的思想根源。此番加征燃油稅的背後,不過是法國政府力推「減少碳排放」政策的一個縮影;而對於碳排放的戰爭,與歐洲人頭腦中無法根除的基督教思想緊密相關。

碳排放因何會被「妖魔化」?

眾所周知,基督教的核心思想之一,乃是末世論。整個基督教的教義,是建立在世界即將終結,整個人類面臨末日審判的基礎之上的。

歷史帶給現代人哪些啟示,猛戳二維碼在功夫問答圍觀&提問

正如碳排放導致全球變暖假說的宣傳者經常威脅我們說:碳排放導致全球變暖,海平面上升,人類家園要遭到毀滅了。他們甚至像那些流傳甚廣的邪教一樣,明確了世界毀滅的時間表。可是這個時間到了,世界也並沒有毀滅。

談完末世論,再來看基督教的另一個核心思想——懺悔。施洗的約翰在沙漠里喊的,就是「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沒有碳排放,就沒有工業文明。所以碳排放,是文明存在必須的要素。對於碳排放的戰爭,其目標是否定人類的工業文明,否定人類的發展,想讓人類回歸到茹毛飲血的石器時代。

他們並不是僅僅要減少碳排放,而是要我們從內心深處反思人類的文明,懺悔自己對地球所做的「破壞」,然後主動將文明倒退,好讓人類儘快滅亡。

基督教還有一個核心思想,就是原罪論。罪惡感是西方人最常見的洗腦伎倆。碳排放導致全球變暖假說,不僅是將整個人類的工業文明,更是將每個人生存所必需的呼吸,打上了罪惡的標記。因為每個人都必須吸入氧氣,呼出二氧化碳。所以每個人都是罪人。

如果碳排放真的會導致全球毀滅,那麼最熱衷於對碳排放宣戰的,按道理說應該是那些即將被「全球變暖」損害的熱帶國家、貧窮國家,而不是富裕發達的,氣候相對寒冷的西方國家。

所以這種假說在西方出現並且流行,充分說明了它其實是個政治話題,是用來實行某些政策的借口而已。而這些政策,則具有以上所述的深刻的心理根源。

正如辜鴻銘所說:「我的辮子在頭上,你們的辮子卻在心裡。」基督教的勢力雖然已在西方逐漸式微,但是基督教的心理狀態和思維方式,卻像寫在西方人基因庫中的遺傳代碼一樣揮之不去。

法國人的懶,舉世聞名

不過,就在這幾天,一向缺乏明確綱領的黃馬甲運動,出現了一些新動向,其中最重要的表現便是,運動參與者的主張,從反對加征燃油稅,變成了向政府要福利。

這件事情的發生並不意外。我甚至有些驚訝他們折騰了這麼長的時間才開始要福利。法國人的風格應該是一開始就要福利才對啊!

我曾經在公司里和很多歐洲國家的人共事。提到法國人,大家第一個反應就是:懶。法國人的懶是出了名的。他們每周只工作35小時,而且還拒絕加班。

這還不算,一到了夏天,感覺整個法國都要空掉了。人人都去度假,郵件什麼的根本沒有人回,再急的事都要等到他們休假回來做。我估計這時候外國侵略法國,幾個小時就能佔領全境,因為全國幾乎都處於癱瘓狀態。

有人說,法國人熱愛享受生活,那是因為他們平時工作效率高呀。並不是。別說法國人了,就是歐洲人公認的「工作狂」民族:德國人,他們大多數人的工作效率都沒辦法和普通中國員工相比。那麼這種歐洲人普遍的低效率,懶惰,是怎麼造成的呢?

在我看來,法國人的懶惰,其根本原因還是在於幾項社會制度。其一,是累進的所得稅。其二,是勞工保護的制度。

圖:法國個人所得稅

法國人的所得稅率非常高。徵收也比較嚴格。這就導致了一個問題:那些本來可以多賺錢,獲取更高收入的人,他們不願意去賺錢了。

因為繼續努力工作,就要交更多的稅。如果你過於努力了,收入超過了每年15萬歐元,收入增加的45%都要拿去交稅了,不划算。而不去賺錢,省下來的時間,100%都是自己的。一個是55%,一個是100%,正常人都會選擇後者。

例如法國奢侈品巨頭路易威登(LV)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法國首富貝爾納·阿爾諾(Bernard Arnault),就被高額所得稅逼的向比利時提出了移民申請。

法國首富貝爾納·阿爾諾

曾主演《大鼻子情聖》、《基督山伯爵》等經典影片的法國國寶級演員熱拉爾·德帕迪約也是移民到了鄰國比利時。

法國演員熱拉爾·德帕迪約

另一方面,你想加班,僱主也未必願意。法國政府規定,工作每周超過35小時,加班費是工資的1.25倍,超過44小時,是1.5倍,這樣一來,僱主也會盡量避免發生加班現象。當整個社會都形成了以每周工作35小時為正常狀態的心態的時候,任何人去加班賺錢,都會顯得很不合群,也就沒人肯去加班了。

在法國,累進的所得稅率,之所以能夠作為法律在社會上通行,最主要的原因是一種仇富心態。仇富者認為,有的人獲得的收入比別人多,是不「公平」的。更加「公平」的做法,是將這些富人的錢拿過來,分給沒那麼有錢的窮人。這樣就「公平」了。

歐洲的未來,將會是一團亂麻

催生全民性懶惰的另一個深層次原因,便是高福利,而法國正是一個高福利國家。這個國家的福利高到了什麼程度?根據OECD的數據,法國政府的福利開支大約相當於GDP的30%,而政府開支則占整個GDP的56%。

高福利會導致什麼問題,我以前講過很多,這裡就不詳細說了。我想講一下這個制度是怎麼來的,為什麼法國人的福利這麼高?

眾所周知,法國是最早進行資產階級革命的國家,也是最早進入現代化的國家之一。大名鼎鼎的法國大革命,就是以自由、平等和博愛作為旗號的。法國大革命的目的,就是要廢除貴族統治,因為貴族統治是一種基於身份,而不是貢獻來進行分配的制度。貴族階級可以無償地從平民階級那裡拿走他們的勞動果實,不為別的,只因為他們是貴族,「天生高貴」。

油畫中的法國貴族

廢除了貴族的統治之後,法國果然迎來了經濟大發展的時代。18和19世紀,法國和整個西歐的工業化都在高速發展,人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升。但是一代一代的人過去,人們普遍遺忘了他們為什麼要廢除貴族制度,反而建立了另一種他們本來反對的那種制度。

今天法國人沉迷的福利制度,其實也是一種基於身份來進行分配的制度。因為福利制度同樣是從別人手中拿走他們的勞動果實,而理由同樣是基於身份,而非基於貢獻的。所以其實整個法國,乃至整個西方,他們在革命了200年之後,逐漸地走到了他們原本要革命的那種制度裡面。

現在法國的貴族不再是以前那些奇裝異服,塗脂抹粉的人,而是一些特殊的利益群體。而且就像以前貴族的統治一樣,新的貴族也禁止別人批評他們。而大多數的人並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反而都是盡量利用這種制度來爭取成為特殊利益群體中的一員。

目前我還是看不到任何跡象,說明法國國內以上的社會心理狀態有所緩和甚至是反轉。社會心理決定社會制度,社會制度決定社會形態。人們的心態不改變,不認識到社會現象背後真正的制度和思想根源,那麼社會就無法往好的方向發展。

法國乃至整個歐洲的情況,可能還會更糟。加上人口危機以及由此帶來的移民危機,濫發貨幣引發的金融危機,歐洲近期的未來將會是一團亂麻,未來更是難以預料。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也許歐洲未來的悲劇能夠使我們中國人警醒,讓我們避免走他們的道路。

互動話題

用一個關鍵詞,描述法國(人)給你留下的印象。

看似是因為政府加征燃油稅,

實際背後隱藏了深刻的社會問題。

我們看到的現象,

絕非僅僅一個現象本身。

訂閱《重點(第二季)》,

讓王福重帶你撥開新聞背後的層層迷霧。

猛戳「閱讀原文」,訂閱《重點(第二季)》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